笔趣阁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北境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北境

小说:异常生物见闻录作者:远瞳分类:科幻字数:4371更新时间:2018-01-13 08:05:01
  莉亚看着地上的报废装置,有点郁闷地用脚尖在地上轻轻点着:“费那么大劲弄回来这么个玩意儿,结果里面就提取出一句话,总感觉有点不爽诶……”

  “多少是点线索,”郝仁摆了摆手,打开自己的随身空间,将那个在最后关头抢救出来的“金属蛋”放了出来,“我也带出来一样东西,是从一个像是控制中心的地方弄出来的,我怀疑是‘驾驶员’的座舱,但里面的内容物有点奇怪。”

  那个古怪的银白色金属蛋就这样呈现在众人眼前,还带着之前在戈尔贡领主体内时的热量,站在它面前便会感觉到一股热气迎面扑来。莉莉在看到这个蛋的一瞬间就愣住了,脑子里也不知道进行了几次起承转合的衔接,突然冒出来一句:“房东,这个蛋需要的锅恐怕会很大诶!”

  郝仁哪里能跟得上哈士奇的思路:“哈?”

  莉莉伸着爪子比比划划:“房东你上次弄回来的蛋不是孵出个豆豆么,这个蛋是不是也要给我拿去煮的啊?”

  “你脑子里就不能记点有用的东西!”郝仁一个手刀砸在哈士奇姑娘脑壳上,“我刚才说了这玩意儿是乘员舱!”

  随后他甩甩手,用之前的方法激活了金属蛋的外壳,随着那层精密的可变形保护壳一层层褪去,里面由一层透明聚合物形成的内部腔体也暴露出来,而封闭在腔体内的那团云雾般的黑色物质也随之“苏醒”。

  它开始剧烈蠕动,四处冲撞,表面不断凸起、变形成为各种匪夷所思的形态,尽管没有一丝声音发出,可仅从这癫狂一般的抽搐便足以看出它现在处于多么疯狂的状态。

  “呕……这什么玩意儿……”莉莉顿时皱起眉来,“看起来好恶心!”

  “外壳上写着的应该是人名……”薇薇安则想起了之前在“蛋壳”上看到的那些文字,“按照一般逻辑,它们指的应该是这个卵形舱里原本的乘员才对……但里面的乘员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也是郝仁正好奇的事情,他转头看向从刚才开始就没再发表意见的创世女神:“莉亚,你有什么看法?”

  “有趣……”莉亚用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她上前半步,将手轻轻放在那层透明的聚合物内胆上,“似是而非,虚实之间……这个世界怎么竟是这种东西?”

  随着她的手指触摸到那层透明内胆,浸泡在卵形容器内的、仿佛烟雾一般的黑色物质就好像一瞬间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它开始以更加疯狂的幅度到处乱窜起来,就好像拼了命想要逃离这层原本用来保护它的球壳一般,但它的挣扎只持续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便逐渐瓦解成四散的黑色薄片并渐渐溶解在容器内的神秘液体中。

  而这并非结束,黑色物质溶解之后,一些粉红色的、像是血肉般的成分又突兀地出现在容器内部,它们迅速地重组、生长,并在几个呼吸内形成了一副人体。

  在一旁好奇围观的查理曼兄妹和凯姆顿时目瞪口呆。

  那是一个穿着银白色紧身战斗服、留着淡金色短发的女性,她就像沉睡般微微蜷缩着身子,包括两只手臂、一条腿在内的肢体都有着明显被机械替换的痕迹,许许多多的线缆和管子从她背部的开口中延伸出来,连接着卵形容器内的一条仿佛脊椎般的金属结构,而在她那身战斗服的左胸位置则有一个姓名牌,上面写着她的名字:艾丽·格尼尔。

  名为艾丽·格尼尔的古代人类在容器中静静地蜷缩了一会,随后突然张开眼睛。

  那双金色的眸子中带着熊熊的战意和某种强烈的意念,但她并未对容器外面的郝仁等人产生任何反应——她就好像在另一条世界线上的投影一般,完全无视了周围的情况,并且带着严肃的表情伸出手在半空划动,仿佛在操纵什么东西。

  “这是幻影,”莉亚解释道,“是这名驾驶员最后一次的记忆,她正在参与一场战斗。”

  幻影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或者说名为莉亚·格尼尔的古代战士在那场最终的战斗中并没能存活多久——她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便痉挛一般痛苦地蜷起了身子,她背后的电缆与管道开始过载、爆裂,鲜血从那些断裂的管道中喷涌出来,并迅速将容器内的液体染成粉红,她的最后一个表情扭曲而狰狞,但那双金色的眼眸中却始终燃烧着烈焰般不屈的光芒,直到她体内溢出的鲜血将她的所有表情都完全吞噬,那双眼睛仍然残留在郝仁的脑海之中。

  容器里只剩下一团越发浑浊的血污,但莉亚仍然没有停下自己的神术,她耐心地等待着,并终于等到了转化开始的一刻。

  丝丝缕缕的黑色突兀地出现在容器内,并迅速吞噬、同化着容器里的血肉和金属残骸,战士临终前的顽强意念也未能阻挡这恶毒的侵蚀过程,短短半分钟内,容器里的物质便被吞噬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盘旋的黑暗……

  到这里,莉亚才把手从卵形容器上拿开,她轻轻舒了口气:“这就是全部了。”

  郝仁眨眨眼:“所以那果然是……”

  “是在与疯嚣之主作战,最后出现的是疯嚣力量的侵染,”莉亚表情严肃地点头,并且换成了梦位面的一种语言,“但有一点很奇怪……疯嚣之力表现的很弱,而且呈现出明显的惰性,它在完成侵蚀之后竟然没有继续扩大,这完全不像是我当年所对付过的那种强度。”

  郝仁摸着下巴,以霍尔莱塔语说道:“或许只是爪牙?”

  “也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弱化了。”莉亚深深地看了郝仁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弱化……”郝仁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随后脑海中猛然划过一道闪电:疫苗!

  或许对于从未接触过疯嚣之主的查理曼兄妹而言,在卵形容器内呈现出的一幕已经足以称得上是惨烈可怕,但郝仁却知道那根本算不上什么,疯嚣之主的力量——哪怕只是爪牙的力量都足以撕裂行星,扭曲时空,而如果它作用在一个失去抵抗能力的凡人身上,那么不但被侵蚀的人会尸骨无存,就连她所处的整艘战舰甚至整个舰队都会变成金属与血肉混杂的恐怖怪物,但那些“戈尔贡恶魔”看上去却没有发生那种程度的变异——虽然它们确实已经失控,但被侵蚀的却只有核心区域,从外观上,它们看起来还是大致正常的。

  这意味着作用在它们身上的疯嚣之力被弱化了。

  这正是郝仁一行来到拉赫瑞恩的目的:疫苗!

  薇薇安也迅速想通其中关节,她带着兴奋的表情:“所以戈尔贡恶魔就是‘疫苗’?”

  然而莉亚却摇了摇头:“很遗憾,虽然这种弱化现象极有可能跟‘疫苗’有关,但这些所谓的戈尔贡恶魔本身对我们而言却是没有意义的。”

  郝仁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因为……”莉亚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那个一人高的金属“蛋”,并轻轻叩击它的外壳,“它们已经湮灭在历史之中了啊……”

  随着莉亚的话音落下,那承载着名为艾丽·格尼尔的上古战士最后记忆、不知已经历了多少岁月沧桑的“神经交互舱”突然绽放出一片朦胧的光华,随后悄无声息地化为了随风飘散的微光粒子。

  薇薇安忍不住轻声惊呼:“这……”

  “戈尔贡恶魔也是介于虚实之间的‘碎片’,尽管它们以实体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甚至和拉赫瑞恩人征战至今,但它们在‘存在性’这个层面上与幻影无异,只要离开拉赫瑞恩,它们立刻便会烟消云散,”莉亚轻轻摇着头,“换句话说,它们只有在拉赫瑞恩范围内才是‘存在’的。”

  她顿了顿,总结般地说道:“黑松林也是如此。”

  “也就是说,所谓的戈尔贡深渊就是另外一个黑松林……那些戈尔贡恶魔的本质也和这里的黑松差不多,”郝仁理解了莉亚的意思,“但它们明显比黑松要更加接近‘真实’,咱们甚至还和它们打了一架来着。”

  莉亚用手指抵着自己的嘴唇,这个动作与薇薇安沉思时偶尔的下意识动作颇为相似:“这是我最好奇的地方,这个拉赫瑞恩星球有好多虚实交接之物,就好像一个个本应互相隔离的世界线生硬地堆叠在这颗星球上一样,尽管我拥有可以直接看透真实的视野,却没办法看到导致这种世界线堆叠的原因是什么……”

  郝仁倒腾了一下自己那点信息大一统领域的知识:“会不会跟世界末日有关?宇宙坍塌导致整个世界各个角落各个文明的历史被压缩重叠在一块,结果在这个基础上生成了拉赫瑞恩,再然后这个拉赫瑞恩又因为你的缘故再次重生了一轮,于是‘历史堆叠’的痕迹便由于世界底层数据的自我修复机制而被抹平了,只剩下像黑松林和戈尔贡深渊一样介于虚实之间的碎片,同时你还找不到它们的成型原因……”

  莉亚想了想,用拳头敲了一下手掌:“啊,《资讯概论》第七课第二小节!”

  郝仁:“……所以多看书果然有用是吧……”

  “但这并不能帮咱们找到疫苗,”莉亚摊开手,“这些失控的戈尔贡战争机器只是疫苗的产物而已,真正的疫苗还不知道在哪呢。”

  凯姆皱着眉看着这些自称来自“世界树神殿”的神秘人突然开始以一种他未曾听过的语言交谈,而且交谈的话题明显是围绕着那个戈尔贡恶魔的“核心”展开的,于是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难道知道什么跟戈尔贡恶魔有关的东西?刚才出现的那个……果然是人类么?”

  “没错,”郝仁点点头,“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戈尔贡……只是一群发了疯的战争机器而已。”

  看到这位断剑骑士还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郝仁摆了摆手:“这些事情可以等咱们离开这片森林之后再详谈,我总觉得……这周围怎么越来越冷了?”

  艾文娜眨眨眼:“毕竟两只戈尔贡领主都死了,它们的火焰熄灭之后温度降低很正常吧。”

  “好像不是,”对温度变化比较敏感的莉莉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密林,“确实是有一股冷风正从那个方向吹过来,而且越来越明显了。”

  队伍在稍作整顿之后便再度出发,而随着他们继续向北穿过黑松林,“温度下降”一事很快便得到了证实。

  刚开始大家还只是感觉到凉爽,但没过多久,凉爽的空气就变成了寒冷,穿林而过的风中带着刺骨的寒意,以至于队伍中的士兵们不得不激活了各自的魔法护符来抵御越来越低的温度,而莉莉则随着周围温度的降低变得越来越精神起来。

  再前进一小段之后,周围的黑松上竟然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冰凌,众人脚下也开始出现积雪与冻土——然而这是完全反常的,因为黑松林从不下雪,而且森林中也从没有过温度降至零下的记录。

  虽然松树是耐寒植物,但这些违反自然规律生长起来的黑松可是生长在南方的。

  更何况,这温度下降的速度也太快了……

  虽然莉莉对这挺高兴的。

  带着越来越重的困惑继续前进了一小段路,就在郝仁琢磨着要不要暂时停下来让莉亚开个全图真眼的时候,森林突然到了尽头。

  队伍走出了黑松林。

  眼前景色豁然开朗,一片广袤无边的雪原让不久前还在昏暗的密林中穿行的众人忍不住产生了阵阵视觉上的眩晕之感,查理曼和艾文娜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无边无际的雪地,而走在郝仁旁边的莉莉则惊喜地蹦了起来:“哇!雪原!是雪原啊!是雪原啊啊啊!!”

  听到哈士奇姑娘兴奋的声音,郝仁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想要按住这个人来疯的狗头,但他的动作比思想晚了那么半秒钟,结果就只能看着这个温度越低越亢奋的家伙唰地甩出一串残影窜向远方,下一瞬间她便在广阔无边的雪原上到处乱窜起来。

  薇薇安捂着脑门:“完了……没半个钟头别指望她能停……”

  而郝仁则飞快地接受了自家哈士奇再次撒手没的事实,扭头看着一路上充当向导的查理曼兄妹:“我说……从黑松林出来直接一头扎到雪地里,这正常么?”

  “这当然不正常!”查理曼瞪着眼睛,“黑松林的北方出口是在沃土平原,那是帝国中部!”

  凯姆在看到雪原的时候也愣了片刻,但很快便从周围的景物上看出端倪,他马上转头四处寻找着什么,结果没费什么功夫便看到了自己在找的东西:

  那是一道横亘在天空的巨大红色裂痕:戈尔贡深渊的出入口。

  “这里是北境!”断剑骑士惊呼出声,“看那——那是戈尔贡深渊!”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