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66章 维持会长

第66章 维持会长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作者:寂寞剑客分类:历史字数:3051更新时间:2016-01-01 08:30:07
  戴着眼镜的翻译官也跟着进了大门,再后面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鬼子战地记者也跟着进了大门,可是当再后面那个扛着少尉军衔的鬼子副官以及身后的一队卫兵也想进门时,却让鬼子少佐伸手制止了。

  鬼子少佐道:“你们留在外面。”

  “哈依!”鬼子少尉便立刻顿首停步。

  看到这一幕,鬼子记者举起相机一顿拍。

  徐锐冷眼旁观,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

  小鬼子这是在做秀,想营造亲民的气氛。

  由于岛国所限,日本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像样的战略大家,可在战术层面,日本历史上却很出了些人物,近代更可谓是人才辈出。

  正因此,日军的战术执行能力可谓极强。

  所以当日军由攻势作战转为治安肃正时,作风也立刻就变了。

  在攻势作战时,日军作风可谓野蛮至极,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可一旦转入治安肃正,日军的作风立刻就变得严谨起来,至少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时,等闲不会再对中国的无辜平民有什么骚扰,当然了,苛捐杂税那是只多不少。

  你还别不相信,关于这个,冈村宁次有个著名的论判。

  冈村宁次在华方面军司令官任上,判别某一地区是属于日军控制区、游击区还是八路军控制区时,有个著名标准:如果大街之上随处可见大姑娘小媳妇,那就是日军控制区,如果大姑娘小媳看到日军就跑,那就是游击区,而如果压根就看不到大姑娘小媳妇,那就是八路军控制区。

  可见,在日军的控制区域,治安其实还是可以的,至少大姑娘、小媳上街,不用担心无缘无故被鬼子糟蹋。

  这不,无锡的鬼子宪兵队,就开始尝试亲民秀了。

  徐六福将小鬼子让进大厅,又赶紧吩咐佣人上茶。

  鬼子少佐却先向着徐六福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很诚恳的说道:“老先生,由于战局需要,此前皇军曾对包兴镇进行扫荡作战,给镇上的百姓带来了伤害,我在此谨代表大日本帝国向老先生以及镇上所有百姓表示歉意。”

  四眼翻译便赶紧将鬼子少佐的话翻译过来。

  徐六福便有些不知所措,小鬼子居然也讲道理了?

  徐六福没有回应,鬼子少佐就弯着腰,不肯起身。

  直到徐锐轻轻咳了一声,徐六福才终于如梦方醒,赶紧伸手说:“太君言重了。”

  四眼翻译松口气,赶紧转译过去,鬼子少佐这才顺势直起了身,又对徐六福说:“我们日本人喜欢直来直去,所以我也就有话直说了,我听说老先生乃是远近十里八乡最为德高望重的长者,如果老先生能够出面担任维持会长,则对大家都有好处。”

  “维持会长?”徐六福闻言脸色微变,这可不就是汉奸二鬼子么?

  如果是平时,徐六福咬咬牙也就认了,只要能够保包兴一方安宁,他个人的荣辱其实不算什么,背负汉奸的骂名又如何?问题是,现在他府上可驻着一队国*军,他身后还站着国*军的一个营长呢,这时候他又怎么敢答应?

  他要真答应,国*军还不得把他给毙了?

  当下徐六福如坐针毡,恨不得遁地逃走。

  徐锐便知道,他如果不表态,徐六福是不敢答应当这个维持会长的。

  当下徐锐说道:“叔,你当这个维持会长总比让别人当这个维持会长,然后再祸害乡亲们要好,你说是吧?要不,你就答应了吧?”

  鬼子少佐扭头看徐锐,四眼翻译赶紧把徐锐的话转译过去。

  鬼子少佐听完,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先和颜悦色的对着徐锐点点头,又回头对徐六福说道:“徐老先生,令侄是个聪明人,他已经看出来,皇军其实是来解救广大中国人的,大东亚共荣,对日本人对中国人都只有好处。”

  听完四眼翻译的转译,徐六福问徐锐:“真就当?”

  “当!“徐锐斩钉截铁的道,“叔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好。”有了徐锐首肯,徐六福心中也就有了底,当下对鬼子少佐说道,“老朽可以答应当这个维持会长,但是老朽也有两个条件。”

  鬼子少佐道:“徐老先生有条件尽管提。”

  徐六福说道:“其一,日军不得无故进入包兴镇扰民;其二,考虑到日军对我包兴镇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作为补偿,应予减免至少三年钱粮税赋。”

  听完四眼翻译的转译,鬼子少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区区一镇的钱粮对于几乎已经占领半个中国的日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相反,徐六福答应当这个维持会长,却会对整个无锡乃至整个江苏的日占区带来良好的示范效应,所以鬼子少佐满口答应下来。

  在包府盘桓了半个小时,鬼子心满意足的走了。

  鬼子一出门,徐锐便匆匆返回后院。

  才刚进院门,就发现后院剑拔弩张,气氛很是紧张。

  只见李海、黑七、何书崖还有小毛、阿福五人手里都端着冲锋枪,拿枪口瞄准了杨八难还有他的五名警卫员,杨八难和他的五名警卫也都举着枪,双方的枪栓都已经拉开了,让徐锐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崔九他们居然也拿枪对准了杨八难等人。

  “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徐锐怒道,“吃饱了撑的是吧?”

  “你怎么不先问问你的部下?”杨八难道,“问问他们,为什么就非要拦着我们,不让我们打小鬼子?”

  徐锐说道:“鬼子都已经走了,打个球啊打。”

  “鬼子走了?”杨八难闻言愣了一下,这是怎么说的?

  难道小鬼子真不是姓徐的招来的,也不是冲他们来的?

  徐锐冷然道:“现在你总该相信徐老爷子不是汉奸了吧?”

  “那可未必。”杨八难反应也极快,从鬼子大张旗鼓的来,再到偃旗息鼓的走,很快就想明白其中关键,当即又声色俱厉的问道,“徐营长,你和姓徐的是不是跟鬼子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我明白了,姓徐的是不是答应当维持会长了?”

  徐六福送走鬼子来后院,正好听到这句,当时脸色就不对了。

  徐六福急道:“徐营长,你可得给老朽做证,并非老朽愿意当这个维持会长,老朽这也是为了乡亲们哪,老朽真没想过当汉奸。”

  “好啊,你真当鬼子的维持会长了,我枪毙了你这个狗汉奸!”杨八难说着,就掉转枪口指向了徐六福。

  徐六福闻言顿时脸如死灰。

  徐锐便挺身上前,挡在了徐六福面前。

  杨八难瞪着徐锐,沉声道:“怎么,徐营长还想包庇这狗汉奸?”

  徐锐冷森森的看着杨八难,没有吭声,心里却在悄悄的整理措辞。

  辩证学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事物都是矛盾的综合体,几乎就不存在绝对正确或者绝对错误的事情,就譬如说维持会长,也要一分为二的看,对于那些自甘堕落,铁了心帮助鬼子欺压同胞的败类,当然是杀无赦!

  可是对于那些内心仍然存有良知,只是迫于无奈,或者只是因为出于保护乡亲、减少流血伤亡的原因才不得已当了维持会长的人,却要加以区别对待,对于这样一部份人,如果不加以甄别就进行镇压,既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可取的。

  像杨八难这样的做法,痛快是痛快了,却会严重撕裂同胞族群。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百姓缴纳钱粮,当兵吃饷就该保护百姓。

  现在小鬼子打进来了,当兵的拍拍屁股跑了,老百姓却跑不了,他们能怎么办?总不能日子不过了,全部跑去跟鬼子拼命吧?中国人真要全部拼光了,岂非正中鬼子下怀?大好的锦绣河山岂不是真的成了鬼子的家园?

  所以,百姓只能自救,怎么自救?只能够和鬼子虚予委蛇。

  在广大沦陷区,真正的铁杆汉奸其实并不多,更多的就是像徐六福这样,迫于无奈,或者是为了保护乡亲,不得已才跟小鬼子虚予委蛇,甚至就连那些二鬼子伪军,真正两手沾满同胞鲜血的刽子手,也是廖廖无几。

  对于这部分人,八路军的政策也是全力争取,而不是铁血镇压。

  八路军要是也像杨八难这样做,只要是替鬼子办过事的百姓,就不由分说加以镇压,那根本就别想在沦陷区站稳脚跟,更别提发展壮大!八路军之所以能发展壮大,靠的就是沦陷区百姓的鼎力支持,你能因为这些百姓给鬼子干活就说他们是汉奸?

  可是考虑再三,徐锐却决定不做任何的解释,因为他非常明白,像杨八难这样的人,观念里就只有黑与白,而不存在灰色地带,对这些人来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你当了维持会长替小鬼子办差,那就是汉奸!

  不能说杨八难这种想法不对,但如果秉承杨八难的这种思维去打敌后游击,结果只可能有一个,那就是死!

  所以徐锐只能很强硬的表态:“也不怕告诉你,徐老爷子是我的远房族叔,今天我还就包庇了,你能怎滴!”(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