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42章 追杀

第42章 追杀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作者:寂寞剑客分类:历史字数:3039更新时间:2015-12-21 08:48:14
  徐锐和老兵也发现了前方不远处的芦苇荡。

  “老徐,前面有片芦苇荡。”老兵端着枪,一边沿着小河沟的左岸全速追击,一边扭头对右岸的徐锐高喊道,“这个小鬼子够狡猾的,他想逃进芦苇荡,我们很难在他逃进芦苇荡之前截住他,怎么办?”

  “他跑不了的。”徐锐说道,“就算逃进芦苇荡,他也活不成!”

  老话说,穷寇莫追,遇林莫入,芦苇荡虽然不是树林,但却比树林还要凶险。

  更何况,这个小鬼子已经受伤,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寇,按照兵法是不该追了,但徐锐却不在意这些,对于普通士兵甚至大多数特种兵而言,要想在茂密的芦苇荡中揪出一个身手高强的特种兵,难度极大,而且动辄有被反杀的危险。

  但是对于徐锐来说,这个却又算不得什么难事。

  说起来,比这更凶险的局面徐锐都曾经经历过。

  这片芦苇荡再凶险,还能比非洲的热带丛林更加凶险?

  在南苏丹的丛中里,徐锐曾经七天七夜不眠不休,追杀一千多公里,最终将一个退役三角洲斩于刀下。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已经感觉到眼前一阵阵发黑,这是失血过多即将昏厥的征兆。

  他真要在这个时候昏厥,绝对有死无生,当下小鹿原俊泗狠咬了下舌头,堪堪堕入昏沉的神志便立刻为之一清,然后振作精神开始最后冲刺。

  因为那片能救他命的芦苇荡已近在眼前,快到了!

  转瞬之间,小鹿原俊泗便跑完了五十米,一头撞进了茂密的芦苇荡中。

  在撞进芦苇丛的瞬间,小鹿原俊泗便脚下一个趔趄,狠狠的摔翻在地,沉重的身躯顷刻之间便撞断了十几根芦苇,又在好几片枯黄的芦苇叶上留下了醒目的血迹。

  小鹿原俊泗吃力的翻个身,面朝上躺下,剧烈的疲惫犹如潮水般袭来,小鹿原俊泗真想就此躺在这里,再不起身,可是他非常清楚,现在绝不是懈怠休息的时候,那********兵仍然像附骨之蛆般跟在身后,他绝对不能停下。

  看了看身边折断的芦苇以及留在苇叶上的血迹,小鹿原俊泗报以苦笑,看来这次还真是遇上麻烦了呢。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会束手待毙。

  挣扎着坐起身,小鹿原俊泗先一个翻滚,又压断了左前方的几丛芦苇,然后又原地倒滚回来,再用左手捂住左臂伤口,向右侧潜行,这次小鹿原俊泗就小心多了,确保地面上不留下明显的脚印,更没有碰断哪怕一小片芦叶。

  往前潜行十几米之后,小鹿原俊泗又故伎重施,再次改变了前进方向,不过在改变方向之前,依然做了必要伪装,既便这个时候,小鹿原俊泗依然还保持着冷静,方寸未乱,必须承认,这小鬼子是真坚韧。

  (分割线)

  片刻之后,徐锐和老兵便追到了小鹿原俊泗刚刚摔倒的地方。

  老兵蹲下来将一颗折断的芦苇扶直,盯着枯黄的苇叶上留下的血迹说:“老徐,小鬼子在这摔了一跤,明显失血过多,快要支撑不住了。”

  老兵一边说一边顺着血迹追踪下去,指着左前方说:“小鬼子往这边跑了。”

  “未必,或许那只是假象。”徐锐却闭上眼睛,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

  下一刻,徐锐那种近乎野兽般的敏锐嗅觉瞬间激发,又像蛛丝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迅速漫延开来,一霎那间,风吹芦苇发出的哗哗声,还有雪花飘落在芦苇叶上的沙沙声,全都传入了徐锐耳际,而且,都是如此的清晰。

  片刻后,徐锐微眯的眼睛便猛然睁开。

  “这边!”徐锐拨开茂密的芦苇大步向前,“小鬼子往这边跑了。”

  老兵赶紧跟过来,追在徐锐身后将信将疑的问道:“老徐,你确定?”

  “确定!”徐锐重重点头,对于自己的追踪术,徐锐有着足够的自信。

  徐锐的追踪术可是从黑非洲一个原始部落的酋长那里学的,那个老酋长甚至可以从空气中嗅出半个月前经过的动物所残留的气味,并通过残留的气味,分辩出它去了哪里,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老酋长几乎就没有失过手。

  徐锐也是亲眼目睹之后,才终于相信,并拜在老酋长门下。

  这事说起来很难以置信,甚至近乎于科幻,但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许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神秘事物,老酋长的追踪秘术就是一例。

  尽管徐锐表现得很是笃定的样子,可老兵还是深表怀疑。

  然而,往前追出不到二十米之后,老兵便立刻不再怀疑。

  因为,老兵再一次看到了折断的芦苇,且同样带有血迹。

  痕迹已经找到,小鬼子的行踪已经暴露无遗,老兵正要越过徐锐,顺着折断的芦苇往前追,徐锐却再一次停了下来。

  然后,徐锐再次眯起眼,仔细的分辩空气中残留的气味。

  片刻之后,徐锐便选定一个方向,毫不犹豫的追了下去。

  老兵再次瞠目结舌,因为徐锐选择的方向可谓南辕北辙,与小鬼子遗留的痕迹完全就是两个不同方向。

  但是,最终的事实却再一次证明,徐锐的选择是正确的。

  往前追出了大约十几米,老兵便再一次看到了小鬼子留下的血迹。

  “追!”这一次徐锐却是一反常态,再没有停下来分辩空气中残留的气味,而是甩开大步径直往前追了下去,因为,这会已经深入到了芦苇荡深处,干硬的地面逐渐变成了潮湿而又柔软的於泥,小鬼子已经无所遁形了。

  果不其然,越往前面走,折断的芦苇就越多,残留的痕迹也越凌乱。

  “小鬼子快要撑不住了。”徐锐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狞声说道,“而且,他就在前面不远了,嘿。”

  老兵没有吭声,咔嚓一声将一发子弹推进枪膛。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一脚踩空,整个人便一下滚倒在地。

  因为长时间剧烈奔跑,整个胸腔就像被抽空了似的,难受到让人想死。

  还有,因为失血过多,小鹿原俊泗的视野已经出现了重影,他很清楚,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因为这意味着他的视神经已经出现错乱,再接下来,他的听觉、嗅觉甚至第六感都会出现严重问题,最终,将会出现幻觉。

  一旦出现幻觉,也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

  不过,小鹿原俊泗能从几百万日军中脱颖而出,被选入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深造,绝对不是侥幸。

  猛的一咬舌尖,小鹿原俊泗便再一次恢复清明。

  回头冷冷的掠了一眼身后方向,既便是隔着茂密的芦苇丛,既便是隔着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距离,小鹿原俊泗却仿佛仍能看到那俩中国兵,两人正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步,顺着他所留下的痕迹往前追杀。

  小鹿原俊泗的嘴角忽然绽起一抹冷笑。

  我必须得承认,你们要比我更加厉害!

  但是你们要想杀死我?却也没那么容易!

  冷冷一笑,小鹿原俊泗反手从背囊里摸出了一只打火机。

  看着这只造型精致的打火机,小鹿原俊泗忽然有着刹那的失神,这只打火机却是他临去德国留学之前,妹妹纯子送他的,想到纯子,小鹿原俊泗便不免有些黯然神伤,也不知道纯子流落到哪里,更不知是死是活?

  但是很快,小鹿原俊泗又从怔忡中惊醒。

  再下一刻,小鹿原俊泗便毫不犹豫的打着打火机,去点身边的芦苇丛。

  无锡一带,在今天下雪之前已干旱许久,这大片芦苇被晒得又干又燥,小鹿原俊泗拿打火机随便一燎,便立刻给点着了,而且火势迅速漫延。

  小鹿原俊泗却犹不罢休,继续点着了十几处火头。

  直到大火已成燎原之势,小鹿原俊泗才甩开大步,往前狂奔而去。

  一边狂奔,小原俊泗一边却又折下了一节芦苇杆,飞快去除枯叶,将苇杆咬嘴里,然后在经过一处水洼时,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去,霎那间,冰冷的泥水就漫浸过了小鹿原俊泗的全身,小鹿原俊泗却犹不敢大意,又继续往着於泥深处奋力的钻下去。

  (分割线)

  五十米外,徐锐和老兵正气喘吁吁往前追。

  “他娘的,呼,这小鬼子还挺能跑的……”

  老兵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看到徐锐变了脸色。

  老兵见徐锐神情有异,急抬头顺着徐锐眼神所注视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前方茂密的芦苇荡中已经腾起一股浓烟。

  “我**!”看到浓烟,老兵也不禁破口大骂,气急败坏的道,“这小鬼子竟敢放火!”

  “快走!往前走,往前!”徐锐便大吼一声,当即甩开大步以最快的速度往前飞奔。

  徐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眼下可是隆冬季节,冬季的芦苇荡又干又燥,只需一丁点的火星立刻就能演变成滔天大火,他徐锐和老兵就是铁打的金刚,也会被烧融,而且他们已经深入芦芦深处,往回跑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