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9章 骇然

第19章 骇然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作者:寂寞剑客分类:历史字数:3286更新时间:2015-12-10 05:50:11
  前方两公里开外,立花联队直属战车中队已经驶出了无锡市区,正沿着坑坑洼洼的公路向着司令部方向开进。

  然而,糟糕的道路条件严重的迟滞了战车的行进速度。

  这个时候,立花幸次开始有些后悔前些天对无锡市的狂滥炸了,如果没有对无锡市郊的公路实施轰炸,如果无锡市郊的道路完好,他的战车中队就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回援,可是现在,这短短不到三公里路,却至少要走上十几分钟。

  尽管只差短短几分钟,但带给立花幸次的不安、焦躁却是前所未有的。

  本来,立花幸次绝不认为从无锡突围的****残部敢于偷袭他的司令部,更不相信****残部能够真正威胁到他的司令部,但是,当他在市中心看过松井小队遭到伏击的战场,当他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手的金蝉脱壳之计后,他的判断就彻底逆转了。

  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对方拥有超乎想象的战术指挥能力。

  所以,当立花幸次发现联队司令部遭到袭击之后,他的一颗心便立刻悬了起来。

  立花幸次猛然意识到,他已经坠入了对手的连环算计之中,在市中心伏击井上小队只是对手整个计划中的第一步,当自己将联队主力尽数调往市中心,其余各个街区的****残部便趁机突围,然后对手再收拢这些残部,趁虚去偷袭他的司令部。

  换句话说,对手一开始就已经盯上了他的司令部!立花幸次无法想象,中国军队都已经被打成了这样,对方的指挥官居然都还想着进攻,更敢于进攻!

  昨天,自己才刚端掉他的指挥部,今天,他就反过来要打他的司令部。

  这不仅是一个顽强的对手,更是一个凶悍的对手,吃了亏,立刻就要报复回去!

  生活中,睚眦必报的人难成大器,可是在战场上,这样的对手却是最为可怕的。

  想到这里,立花幸次的背脊便一阵阵的直冒寒意,此人对人性的洞察,心思之缜密、战机把握能力之精准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震惊之余,立花幸次又有些兴奋。

  立花幸次已经被武士道精神彻底洗脑,好战的因子已经融入他的骨髓,所以,面对的对手越强大,就越能激发起立花幸次的斗志,想到自己有可能使用天皇御赐的军刀亲手斩下对手的首级,立花幸次就兴奋得老**怒涨。

  当下立花幸次对战车驾驶员怒吼道:“加快速度,快!”

  “哈依!”战车驾驶员重重鞠首,将战车油门踩到最大,战车便猛然架速,轰鸣着向前疾驰而去,只是颠簸也变得更厉害了。

  然而,好景不长,战车才疾驰了不到片刻,前方突然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战车便嘎吱一声停下了。

  “怎么回事?哪来的爆炸声?”立花幸次霍然起身,怒道,“出什么事了?”

  站在瞭望孔前观察敌情的鬼子兵便立刻转身报告说:“联队长,前方的公路桥被中国军队炸断了,在前引导的3号战车已经坠入河里。”

  “纳尼?公路桥被炸断了?”立花幸次一听就火了。

  中国有句俗语怎么说来着,叫屋漏偏逢连阴雨,这可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当下立花幸次气急败坏的推开车门,匆匆下车,勤务兵赶紧跟上来拿身体挡在立花幸次的面前,却被立花幸次一把推开了。

  立花幸次大步走到小河边,便看到原本架在小河上的公路桥已经被炸断,空气里还弥漫着爆炸之后留下的火硝味,在前引导的3号战车已经落入河里,淹没了半节车厢,车载的战车兵已经推开车门,正仓皇往岸上爬。

  秋田少佐从另一辆战车上下来,上前对立花幸次说:“联队长,现在怎么办?”

  中日两军已经在无锡打了七天,鬼子对无锡附近的地形也已经无比熟悉,秋田少佐不用看地图就能在脑子里画出无锡地图,这座被炸断的公路桥是公路、铁路公用桥梁,也是无锡市区与联队司令部之间的唯一一座大型桥梁。

  除了这座公路桥,剩下的就都是木桥了。

  木桥仅能供人员通行,战车却是绝对无法通过。

  更重要的是,中国军队炸掉了公路桥,还会把木桥给他们留下?

  果不其然,秋田少佐话音才刚落,不远处便又响起轰轰两声巨响,离公路桥不远的两座木桥也被炸断了。

  看到这一幕,立花幸次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咬着后牙槽骂了一句八嘎。

  不过骂完了,立花幸次也是无计可施,他又不是神仙,自然没有办法让他的战车和军队插上翅膀飞过去,当即命令工兵抢修桥梁,同时命令秋田少佐派一个步兵中队泅渡过去,不惜一切代价缠住中国军队,保证司令部的安全。

  直到这时候,立花幸次都还不知道他的司令部还有炮兵阵地已经失守。

  并不是鬼子的通讯员手太慢,而是中国人动作大快了,快到鬼子甚至没办法向立花幸次还有师团部打出诀别电话。

  (分割线)

  这时候,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已经顺利拿下鬼子的炮兵阵地。

  中国人来得太过突然,攻势太过凌厉,以致于鬼子炮兵根本来不及炸掉大炮,结果所有火炮都落到了中国人手里。

  “快快,快把大炮的射角摇下来,快点!”徐锐兴冲冲的大吼道,“谁会打炮,会打炮的都站出来,给我干死狗*日*的小鬼子!”

  “长官,我会,我会打炮!”杨大树挎着歪把子,兴冲冲的跑过来,可是当他看到面前一溜摆开来的十几门野炮之后,却傻眼了,他以前就操作过六零迫击炮,像这种野战榴弹炮却连见都没有见过,更没用过。

  当下杨大树挠着头说:“长官,这个不会。”

  炮兵在国*军的战斗序列中一直是稀缺兵种。

  国*军两百多个师,装备有榴弹炮的主力师也是廖廖无几。

  像暂编七十九师这样的杂牌师,最多也就闹几门迫击炮。

  徐锐却哂然说:“打炮多简单的事情,装弹,瞄准,击发,跟打枪一个鸟样!”

  “那是直射炮,直射炮是简单,一说就会,可这是曲射炮。”林风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炮兵阵地上,又接着对徐锐说道,“曲射炮你得首先进行测距,然后根据距离算出射角,这都是技术活,我都只学了点皮毛,更别说他们。”

  一边说,林风一边蹲到了一门75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前,用力转动铰轮,喀喀喀的齿轮咬合声中,原本指向夜空的炮口便缓缓降下。

  徐锐嘿然说道:“既便是曲射炮,难道就不能当成直射炮用?”

  说话间,徐锐已经将一门野炮的射角摇成完全水平,又接着摇下一门野炮。

  一边摇,徐锐一边又对周围的残兵大吼道:“一个个的还愣着干吗,赶紧搭把手,摇下炮管的倾角,正对前方的鬼子车队,动作快点!”

  林风又提醒道:“老徐,曲射炮的弹道是抛物线,所以应该留点余量,炮管倾角应稍稍高过鬼子车队才行,否则炮弹会落在鬼子车队的前方。”

  徐锐却摇头说:“听我的没错,全部调成水平角!”

  既便是曲射炮,只有在远距离射击时弹道才是抛物线,在近距离平瞄直射时,弹道的曲率几可以忽略不计。

  眼下炮兵阵地跟鬼子车队的距离甚至不足一千米。

  说话间,徐锐已经将第二门野炮的射角摇成水平,再调整好准星,令炮口直直的指向前方,瞄准鬼子车队,这时候,林风和其余的老兵已经将其余火炮的射角降了下来,准星也大多调校好了,全都瞄准了前方的鬼子车队。

  当然,只能是大略瞄准,不可能像步枪那样做到精确瞄准。

  然后徐锐便打开炮门,扭头大吼道:“炮弹,给我来个弹药手!”

  杨大树便兴冲冲上前,一把掀开旁边用油布覆盖的弹箱,从中取出一发75mm口径的榴弹递给徐锐,徐锐以最快的速度将炮弹塞进炮膛,合上炮门,然后狠狠的一拉击发索,大炮便嘭的一声,从炮管前方猛的喷吐出来一股烈焰。

  (分割线)

  “轰!”一发炮弹直接攒落在了立花幸次的指挥车上,猛然爆炸。

  徐锐这一炮其实打偏了,他瞄的是前面的那辆战车,结果却打中了立花幸次的指挥车,只听轰的一声炸响,日本政府花高价从英国进口的维克斯战车便化成了一坨废铁,坐在车内没有下车的几个鬼子兵也顷刻被炸成了齑粉。

  立花幸次因为下车察看被炸断的公路桥,所以侥幸躲过了一劫,却也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波及,一下摔翻在地。

  “八嘎。”立花幸次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身,咬牙切齿的骂道,“怎么回事?中国人哪来的大口径榴弹炮?”

  立花幸次的脑子被炸得有些懵,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旁边秋田少佐却随沉着脸说道:“联队长,是我们的野战榴弹炮。”

  “纳尼?”立花幸次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勃然色变道,“我们的野战榴弹炮?难道中国军队已经占领了我们的炮兵阵地?”

  秋田少佐神情苦涩的说道:“恐怕是这样。”

  “八嘎!”立花幸次浑身的汗毛顷刻间倒竖起来,旋即回头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传我命令,疏散,紧急疏散……”

  然而,立花幸次话音未落,一排炮弹便已经挟带着吱吱吱的尖啸声,掠空而来。

  通红的炮弹在夜空之中拖带出一道道耀眼的曳光,照亮了整个夜空,也照亮了日军的整个战车中队,以及随后跟进的日军步兵,秋田少佐无意间一回头,却看到立花幸次的脸上头一次流露出了骇然之色。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