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一章 疑心

第八五一章 疑心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371更新时间:2018-01-08 03:42:27
  顾清菡娇美的脸上也是显出紧张之色,见齐宁在思索之中,也不打扰,只是满怀期待看着齐宁。

  对顾清菡来说,太夫人就如同梦魇一般给她带来了心理上的巨大压力。

  之前奉太夫人之命,暗中监视齐宁,因为齐宁对此一无所知,顾清菡心中压力还是小一些,但自从得知齐宁已经知晓了太夫人的意思,顾清菡这几日心神就一直不宁,那夜齐宁偷偷进入她闺房,她将许多密事都告知齐宁之后,更是心情焦躁,总担心太夫人知道此事。

  她现在只希望齐宁真的能够找到那牛头马面,从而控制住太夫人,如此一来,自己一直担惊受怕的生活或许能有所改变。

  “三娘,除了那晚,你之后在府中可发现关于牛头马面的线索?”齐宁沉吟片刻,才低声问道:“我不是说你后来还见到那两个人,我的意思是你在府中可有发现关于与牛头马面相关的东西?”

  顾清菡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你也说了,牛头马面是勾魂使者,活人对他们十分忌讳,就是平常小户人家也不会出现和他们有关的物事,就更不必说咱们锦衣侯府了。”

  齐宁微微点头,低声道:“我思来想去,最可能的也只有两个解释。第一个便是他们的喜好,那两人偏爱戴着牛头马面掩饰真容,故意装神弄鬼,给敌人带来视觉上的威吓,这也是有可能。”

  “另一个缘故呢?”

  “图腾。”齐宁轻声道:“他们隶属于某个组织,又或者因为某种非做不可的原因,这才扮作牛头马面。”

  “可是什么样的组织能进入到锦衣侯府?”顾清菡蹙眉道:“太夫人又如何能够操控这样的组织,让牛头马面对他俯首听命?”

  齐宁叹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相信总会找到答案。”见顾清菡漂亮的眼眸带着担忧之色,柔声道:“别害怕,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顾清菡也知道就算自己害怕,但出于这种形势下,除了依靠齐宁破除这样的局面,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只能微点螓首。

  齐宁心知要让顾清菡说不害怕也不害怕,那是痴人说梦,看到她娇艳动人的模样,心中柔情顿起,情不自禁抬手想要去轻抚顾清菡雪腻的脸庞,顾清菡对他早已经是防备有加,他刚抬手,顾清菡立刻后退两步,瞪着他道:“做什么?”

  齐宁一只手抬在半空,有些尴尬,只能讪讪笑道:“三娘那副画很好看,不如赏了给我,作为回礼?”

  “回礼?”顾清菡瞧了桌上的天罗膏一眼,犹豫一下,一咬嘴唇,将那副画递过来:“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就拿去,这下子也不欠你人情。”

  齐宁哈哈一笑,伸手接过顾清菡所作的那副画,顾清菡如今最担心的就是和齐宁呆在一起久了被人密告给太夫人,轻声催促道:“宁儿,你先走吧,待在这里时间长了不好。”

  齐宁也知道顾清菡心思,也不想让她太过紧张,柔声道:“那我先去了,回头再偷偷和你说话。”微微凑近,低声道:“我有空闲,半夜就去你房里......!”

  “不行,你.....你快走!”

  齐宁嘿嘿一笑,这才出门,等齐宁出了门,顾清菡走到前窗,看他走出院门,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她缓步回到桌边,忽地看到齐宁刚才画的那幅画还留在桌上,一看到那胸挺臀翘的轮廓画,顾清菡脸上便是一红,一手拿起,便要撕掉,但犹豫一下,四下看了看,见到冰巧还在院内修剪花枝,这才红着脸,低下头瞧了瞧自己的胸脯。

  她其实对自己的身体优势了若指掌,但这轮廓画太过夸张,这时候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胸脯确实是丰满挺拔,也难怪齐宁会在画上特别注重这样的地方,又瞧见那轮廓上的臀部轮廓向小山丘一样向后面隆起,这美少妇一时间竟然是鬼使神差地将一只手绕到自己后面,轻轻摸上了自己的翘臀。

  浑圆饱满,却又不失结实紧绷,顾清菡忍不住有些得意,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这般实在是有些轻浮放浪,脸上一热,急忙收回手,咬着红唇,娇艳欲滴,恨声啐道:“没正经的小王八蛋,原来总是盯着.....盯着我这些地方看......!”想要将这幅画撕了,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小心翼翼卷了起来。

  齐宁离开顾清菡院子,刚走到半道上,就瞧见齐峰正小跑过来,到得齐宁身边,左右看了看,才凑近上来,低声道:“侯爷,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齐宁一愣,没想起什么事,齐峰忙道:“侯爷不是要见那灰乌鸦?”

  齐宁这才想起来,一拍脑袋,低声问道:“灰乌鸦现在情况如何?”

  齐峰道:“我过去看了,灰乌鸦中的毒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白舵主都感到惊奇,不过灰乌鸦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丐帮的兄弟正在照料。”

  齐宁心中顿时兴奋起来。

  唐诺帮他化血之后,齐宁也知道自己的血液已经成了极品瑰宝,可以百毒不侵,前番灰乌鸦身中剧毒,连钟琊都没有法子解除灰乌鸦身上的毒,齐宁念着灰乌鸦还算条汉子,便即取了几滴血为他解毒。

  其实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那血液是否真的可以解除灰乌鸦身上的剧毒,暗想灰乌鸦是否能活转过来,就只看天意了。

  孰知灰乌鸦竟果真因为那几滴血逢凶化吉,一想到自己浑身血液都是解毒之宝,齐宁顿时兴奋无比,忍不住想老子以后混迹江湖,若有人想要毒药对付自己,那还真是枉费心机了,心中愉悦,轻笑道:“活着就好,你安排什么时候见面?”

  齐峰低声道:“我告诉白舵主,侯爷想见灰乌鸦,是白舵主过去和灰乌鸦说了。灰乌鸦不知道侯爷的身份,但知道是侯爷救了他,那人倒也算是性情中人,知道救命恩人要见他,也顾不得伤势未愈,今晚就要面见侯爷。”

  齐宁微微颔首,问道:“可安排在什么地方?还是去他那里?”

  “白舵主知道侯爷是有事情要和灰乌鸦商谈,所以找一个体面的地方。”齐峰道:“秦淮河边有一处茶馆,是丐帮弟子的窝点,用来打探消息的地方,里面都是丐帮的人。白舵主的意思,若是侯爷不嫌弃,就安排在那茶馆里。”

  “茶馆?”齐宁笑道:“原来丐帮还做起了生意来。”想了一下,道:“什么时候?”

  “天黑之后,灰乌鸦就会在那边等候。”齐峰道:“白舵主保证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侯爷只要过去就好。”

  齐宁对白圣浩倒是颇为信任,点点头。

  华灯初上时分,秦淮河上已经是歌舞升平,或许是因为皇帝大婚之故,秦淮河上的画舫都是点着红色灯笼,红彤彤一片,莺歌燕舞之声不绝入耳。

  一到秦淮河边,齐宁便想起卓仙儿,上次卓仙儿送了他一件刀枪不入的乌蟒鳞,倒是让齐宁心下感动。

  他想着今晚见过灰乌鸦过后,正好就地去瞧瞧卓仙儿。

  距离那茶馆还有一段路,齐宁望着秦淮河上往来穿梭的画舫,也不知道哪个是卓仙儿的船,猛地想起一件事情,一拍自己脑袋,齐峰跟在身边,见齐宁拍打自己脑袋,很是奇怪,低声问道:“侯爷,你怎么了?”

  “差点忘记一件大事。”齐宁懊恼道:“这几日皇上大婚,又遭逢淮南王作乱,差点把那件事情忘记了。”向齐峰低声道:“秦淮河上的卓仙儿你知道吧?我已经答应为她赎身,男人说话总不能不算话,我自己不好出面,你赶紧将这事儿帮我办了,需要多少银子,你回头告诉我,是了,在京城找一件宅子,回头你将卓姑娘安排进去,派人好生照料着,等办好之后,你再告诉我。”

  齐峰心下大乐,暗想小侯爷这是要金屋藏娇了,这等隐私事情交给自己办,那是对自己绝对的信任,眉开眼笑道:“侯爷放心,这事儿我保管办好,绝不让任何人知道。”

  齐宁看他面带猥琐模样,知道他想什么,低声骂道:“老子是帮她,没有其他意思,就算被人知道也无妨。”

  “那......真的要让三夫人知道?”齐峰低声问道。

  齐宁脸色一沉,齐峰忙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齐宁这才将视线重新投向河上,寻思自己为卓仙儿赎身,又给她买宅子安排,难道自己真的那般伟岸高大,只是为了帮她?这话感觉自己都不大相信,脑中想到卓仙儿那秀美之下透着的那股儿妩媚劲,心跳微微加速。

  这时候却忽然又想到,卓仙儿将那珍贵的乌蟒鳞送给自己,看来对自己确实是有情义,只是一个秦淮河上的歌姬,又从哪里得到那宝贵的乌蟒鳞?齐宁知道自己贴身穿的那件乌蟒鳞可不是凡品,属于价值连城的宝物,就算是王公贵族也未必有如此珍宝。

  想到此处,齐宁心下陡然一凛。

  卓仙儿送给自己乌蟒鳞,当然是防止自己被人所刺杀,但赠送乌蟒鳞,刚好是在皇陵之变的前夕,如果不是灰乌鸦事先送出消息,自己面对皇陵之变中影耗子的突然行刺还真的可能猝不及备。

  难道卓仙儿未卜先知,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所以才将乌蟒鳞相赠?

  否则卓仙儿早不送晚不送,为何会在那当口拿出来?

  齐宁皱起眉头,又想是否自己太过多疑,秦淮河上的一名歌姬,怎么可能知道淮南王会在皇陵作乱?毕竟此事连淮南王身边许多亲信都不知道,又如何会让一名歌姬知晓?或许事情本身就是这般凑巧而已。

  他心里这样想,但生出的那个念头,一时间挥之不去,便在此时,边上齐峰已经打断了他的思绪:“侯爷,茶馆到了!”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