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八二八章 夙夜惊心

第八二八章 夙夜惊心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122更新时间:2017-12-25 16:58:57
  旭日映照下,萧绍宗那张清秀的脸庞更显苍白。

  齐宁似乎明白几分,叹道:“死水一潭,才能无鱼,池塘越大,就总有几条鱼在其中。”

  “有道理,有道理。”萧绍宗微微点头:“只要有鱼,垂钩下去,总能钓上来。”微微抬头,望向碧蓝苍穹,沉默片刻,才道:“朝廷准备如何发落我?”

  “世子不用担心。”齐宁道:“皇上下了旨意,王爷虽然有过,但世子无罪,世子依然可以住在王府之内。”

  “王府?”萧绍宗浅笑道:“父王既然没了,也就不存在什么王府,不过是一栋大宅子而已......!”摇摇头:“也算不得宅子,只能说是一处大牢笼。皇上顾念旧情,没有下旨惩处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齐宁道:“世子尽管在这里安住,既然皇上有旨意,那么以后的一切用度,自然会及时提供。”

  萧绍宗想了一下,才道:“你代我向皇上谢恩。”顿了一下,才道:“锦衣候,有一桩事情,我想麻烦你。”

  “世子请讲。”

  “皇上既然有了旨意,那便是不希望我现在就死去,我自然要遵从皇命,如果哪天皇上想要取我性命,我也好随时从命。”萧绍宗道:“不过我这身子不知道能撑多久,平日里府中有一位大夫每天都专门给我配药,若是方便的话,能否将他留下来?”

  齐宁道:“大夫?”

  “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萧绍宗浅笑道:“我自身难保,如今也没有想过保住别人,就算有心,也没有那等能力。那个大夫叫做袁陌离,是几年前父王为我找来的大夫,他配置的药材,多少能够减轻我的苦楚,所以一直留在了府里。”

  “袁陌离?”齐宁轻念一遍,心中也知道萧绍宗病入膏肓,身边必然有随侍的大夫。

  “此人的身家很清白。”萧绍宗含笑道:“锦衣候若是不放心,可以派人先调查清楚他的底细。皇上能免我死罪,已经是隆恩浩荡,王府上下都各有发落,让袁陌离留下来,确实有些强人所难,若是为难,锦衣候也不必在意我的话。”

  齐宁道:“既然是关乎到世子的身体,我会禀明皇上,皇上对世子一直十分关护,应该没有问题。”

  “若是如此,那就多谢了。”萧绍宗微微点头,沉吟片刻,才道:“有句话我本不该问,不过以后未必能够经常见到锦衣候,倒也不妨问一句。”

  “世子请问!”

  萧绍宗凝视着齐宁眼睛,问道:“皇陵之变,以侯爷之见,父王是为了铲除权臣,还是为了谋朝篡位?”

  齐宁倒没有想到萧绍宗问的如此直接,犹豫了一下,萧绍宗已经笑道:“确实不好回答。其实从一开始,父王就是错的。父王是太祖皇帝的嫡亲血脉,许多人都说父王应该继承皇位,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么多年来,就是这一句话,让我们父子如履薄冰,日夜战战兢兢。”

  齐宁“哦”了一声,萧绍宗语音轻缓,不疾不徐:“太祖皇帝驾崩,父王年幼,能够担起大任的只能是太宗皇帝。太宗皇帝英明神武,南征北讨,所向披靡,这才打下了大楚天下。”淡然一笑,“外面都在流传,太祖皇帝托孤于太宗皇帝之时,太宗皇帝向太祖皇帝立下誓言,只待父王长大成人,太宗皇帝会将皇位传给父王。”斜看了齐宁一眼,问道:“锦衣候应该也听说过此事吧?”

  齐宁没有否认,只是微微点头。

  “其实到了今天,太宗皇帝是否真的在太祖皇帝面前立下这个誓言,那是谁也拿不出证据来。”萧绍宗叹道:“后来太宗皇帝驾崩,继位的是先皇帝,便有人以为太宗皇帝违背了诺言,没有将皇位传给父王。”

  齐宁心知这等事情敏感至极,萧绍宗可以说,自己可以听,但自己却不能多说一个字。

  “我甚至还听有传言说,先帝继位之后,金刀老侯爷甚至向先帝密谏,恳请先帝册立父王为储君。”萧绍宗神色平静,娓娓道来:“从太宗皇帝开始,一直到先皇帝,对父皇都是恩遇有加,淮南王府所得到的赏赐,远超出所有朝臣,就连这淮南王府,也是几次扩建,富丽堂皇......!”

  一阵清风吹过,池面泛波,波光粼粼,鱼竿前的鱼线也在池水中轻轻晃动。

  “没有人知道,这么多年来,父王所遭受的担惊受怕非任何人可比。”萧绍宗叹道:“锦衣候,若换做你是父王,你能否睡得安好?”

  齐宁只是仔细聆听,并无回答。

  “朝野都觉得父王心中不甘,有谋朝篡位之心,先入为主,所以父王无论做什么,也都是错的。”萧绍宗苦笑道:“太祖皇帝和先皇帝宽容仁厚,一直没有为难父王,如果换做别人,只怕我们父子早已经尸骨无存。”

  齐宁不禁叹了口气。

  萧绍宗手中兀自拿着鱼竿,手臂没有丝毫的动摇,如同固定石雕一般,亦可见他心中之沉稳。

  “其实父王心里很清楚,只要他做个闲散王爷,享受荣华富贵,应该可以安然终老。”萧绍宗道:“他并非不甘心没有继承皇位,而是不甘堂堂太祖皇帝的嫡系血脉,在朝中的言语,竟是连普通的臣子都抵不住,所有人都觉得父王所说的任何一句话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包藏祸心,父王无法承受这样的委屈......!”轻叹道:“其实这也怪不得父王,父王一生富贵,真正遭受的苦难并不多,心高气傲,又如何受得了委屈。”

  启宁设身处地去想,亦觉得萧绍宗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所有人都觉得皇陵之变是因为父王想要谋朝篡位。”萧绍宗浅笑道:“但是我却以为,父王篡位之心是没有的,他只是不甘心司马氏在朝中攥取权势,他害怕太祖皇帝传承下来的江山改姓他人,所以即使明知不敌,也要拼上一拼。”

  虽然齐宁对萧绍宗所言不敢苟同,但却能理解这位世子。

  萧绍宗与淮南王毕竟是父子,作为儿子,萧绍宗当然不会从最坏的方向去揣测自己的父亲,也许他今日所言,并不是在向齐宁解释什么,只是在向他自己做出解释,以此来维护父亲在他心中的形象。

  “其实现在这个下场倒也未必是坏事。”萧绍宗道:“父王担惊受怕这么多年,如今魂归九泉,也就能够真正安歇,不必担惊受怕,更不会有人在背后闲言闲语。我这个淮南王世子半只脚已经踏入棺材,说不定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想必也不会有人觉得我这样一个无用之人会威胁到朝廷......!”说到这里,猛地一阵剧烈咳嗽,齐宁立刻上前去,轻拍萧绍宗背脊,关切道:“世子,我立刻去叫袁陌离!”

  萧绍宗已经抬手用手帕捂住嘴,他咳嗽之时,身体一直发抖,显得十分孱弱。

  这位世子身材本就矮小,再加上常年缠绵病榻,身体确实很虚弱,这一阵咳嗽,似乎随时就能这般过去。

  “有.....有劳......!”萧绍宗止住咳嗽,用绢帕擦拭嘴角,齐宁在他边上看的清楚,只是这一阵咳嗽,那绢帕上已经满是鲜血,不似寻常鲜血那般殷红,倒有些泛黑。

  齐宁也不多言,只是轻声道:“世子多保重,皇上有过旨意,任何人都不得为难世子,世子只要待在王府,谁也不敢碰你分毫。”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离开。

  萧绍宗的病情每况愈下,瞧那样子,也确实命不久矣。

  回到前院,迟凤典手下一群兵士将淮南王府的家眷围成一圈,长枪大刀持在手中,齐宁高声道:“袁陌离在哪里?”

  人群中一名五十出头的瘦高男子抬头道:“小人袁陌离!”

  “世子在鱼池那边,你过去服侍。”齐宁背负双手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世子身边照顾着,世子若少了一根头发,就唯你是问。”

  “世子是病情犯了吗?”袁陌离显出担忧之色:“多谢侯爷,小人这就过去。”起身来,匆匆而去。

  迟凤典有些奇怪,齐宁凑过去解释一番,迟凤典道:“卑将回宫复命之时,向皇上禀明就好。”

  齐宁这才信步往后走,穿过正厅,后面是中院,淮南王府面积巨大,开阔无比,只是一个中院也是大得惊人,容纳两三百人都不在话下,此刻在中院摆了几张桌子,几名户部官吏都在登记财物,但凡送来一件物事,都会登记在册。

  窦馗背负双手,气定神闲,此刻那院中已经堆满了诸多箱子,亦有许多古董字画就堆放在地上,放眼俱是珠光宝气流光溢彩,齐宁在锦衣侯府自然也见过不少古董字画,但此时看到眼前这一幕,才发现锦衣侯府那些器玩陈设,比起淮南王府的珍宝,实在是相去甚远。

  -----------------------------------------------------------------

  PS:公众号有日本之行的汇报,有兴趣的兄弟姐妹可以去瞅瞅,搜索公众号“锦衣沙漠”关注就可以!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