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七八九章 牛头马面

第七八九章 牛头马面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330更新时间:2017-11-19 23:34:53
  顾清菡声音明显颤抖起来:“宁儿,其实.....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你母亲是死是活,更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在哪里?”

  齐宁皱眉道:“你不知道?”颇有些狐疑。

  顾清菡苦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可.....可这是事实。从我嫁到你们齐家那一天,就没有见过你娘。我问过你三叔,但你三叔只让我不要多问,还嘱咐我在府里不要提到你娘,说是.....说是太夫人的吩咐。”

  “为何不许提她?”齐宁不解道:“她是侯爵夫人,是锦衣侯府的女主人,有什么理由不让人提及?”

  顾清菡微摇头,云鬓散乱:“我也不清楚,但你三叔那样说,我也不好多问。我当时和你想的一样,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提你母亲,那时候府里还有些老仆人,我.....我那天心血来潮,碰到一个老仆,就问他是否知道你母亲去了哪里。”

  “他可知道?”

  顾清菡苦笑道:“他若是告诉了我,我今天也不会不知道。那老仆听我询问,当时就变了颜色,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我当时心里更是奇怪。不过我知道关于你母亲的事情非同小可,于是.....于是以后也没有再找人问,直到.....直到后来发生了一桩事情。”

  “何事?”

  顾清菡美眸闪动,似乎正在回忆,小片刻之后,终于道:“我刚嫁到齐家的时候,府里的事情还是太夫人在打理,琼姨娘则是听从太夫人的吩咐,亲手过问府里的事情。”

  顾清菡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从她粉唇之中散出如兰花般的幽香味道,而齐宁一边聆听,一边盯着她丰润性感的嘴唇,轻声道:“原来如此,也难怪他们母子对姨娘心存怨恨,想来是因为三娘过门之后,她手里的权势都被太夫人收回,交给了三娘。”

  普通的院门之中都会因为家中的主事权互斗心机,更何况锦衣侯府这样庞大的豪门大院。

  琼姨娘在太夫人的吩咐下打理侯府,侯府两百多号人都归她统管,自然是威风八面,从中捞取的油水自然也不会在少数。

  但她毕竟只是姨娘,侯府没有其他的女主人,也只能有她兴风作浪,但是顾清菡过门之后,是三爷的正室夫人,柳素衣没了下落,侯府的管理权自然而然归属顾清菡所有。

  “自然也是有这个缘故的。”顾清菡一只手臂始终横在胸前,唯恐被齐宁看到自己傲人的胸脯会生出其他念头,低声道:“琼姨娘理家的时候,对下人十分苛刻。那次一位老仆因为上工晚了一些,琼姨娘就当着众人的面,让人抽了那老仆十鞭子,我后来听人说,那老仆被抽鞭子后,心里埋怨,还跟边上的人说如果是你娘在话,绝不会如此心狠手辣。”

  “他知道我娘的事情?”

  “知道多少我也不知道,但他是府里的老人,自然知道你娘。”顾清菡轻声道:“他还和人说你娘待人和善,不但不会刁难下人,有时候还会亲自做些糕点给下人吃,心灵手巧.....!”

  “他说的话自然是传了出去。”齐宁隐隐觉得那老仆说过柳素衣之后,只怕会迎来祸事。

  顾清菡却是打了个冷颤,娇躯微微蜷缩起来,虽然是夜深人静,但夏季之时,还是有些炎热,可顾清菡却如同身处寒冬腊月一般,双臂环抱起来,沉默片刻,才轻声道:“隔了一天,我恰好去佛堂那边找太夫人有些事儿,太夫人的佛堂从来没有人敢靠近,我那次过去也是因为想着和太夫人商议给你三叔送些东西过去。”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继续道:“那时候天色已经很晚,我到了佛堂那边,院门没关,也就进了去,佛堂的门倒是关上,本来要敲门,却.....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齐宁只是看着顾清菡眼睛,并不打断,但看到顾清菡双臂又是紧了紧,似乎显得很冷,而那柔美的香躯已经是微微颤动。

  他心里很清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可能是让顾清菡恐惧至今的缘故。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就凑到门缝,想看看里面发生什么。”顾清菡咬着嘴唇,有些自责道:“要是.....要是知道后来的事情,我.....我早些离开就好。”

  齐宁看到顾清菡娇躯颤抖厉害,心中爱怜,不自禁伸手过去,握住了顾清菡一只柔荑,顾清菡感觉到齐宁手上的温度,这一次却没有抗拒,任由齐宁握住,似乎这只手能给让她不安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

  “屋里发生了什么?”齐宁柔声问道:“莫非那老仆也在屋内?”

  顾清菡一怔,随即轻嗯一声,道:“我瞧见太夫人正坐在蒲团上,那老仆就跪在她身后,太夫人当时问那老仆究竟都说了些什么,那....那老仆不敢隐瞒,就将之前说过的话都讲了一遍。太夫人问他是否觉得你娘为人很好,那.....那老仆说你娘为人亲切,善待下人,然后.....然后太夫人边上忽然多出.....多出一道影子来。”说到这里,娇躯颤动的更为厉害,齐宁往她身边贴近,抬手环住了顾清菡腰肢。

  顾清菡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齐宁却反倒是用力将她往自己身边抱了抱,轻声道:“不用害怕,我在这里,你尽管将你看到的说出来,我在你身边,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你。”手掌贴在顾清菡后腰处,这时候更是清晰地感到那腰肢凹陷的弧度确实惊人,也难怪平日看她走路之时宛若风吹柳枝。

  虽然再往下去柔美的弧线便会迅速攀升凸起来,但齐宁却是不敢乱动,轻声问道:“那忽然出现的身影是谁?”

  顾清菡虽然被齐宁环住腰肢没有太过抗拒,但还是将一条手臂微微挡在身前,防止齐宁太过靠近,听得齐宁询问,迷人的眼眸之中显出惊惧之色,呼吸微促,声音发抖:“是.....是牛头.....!”

  “牛头?”齐宁一怔,皱眉道:“什么牛头?”

  顾清菡粉拳紧握,香汗珠子顺着雪肌滚落:“你.....你知不知道地府里有牛头马面?就是.....就是阎王殿里的勾魂使者......!”说到这里,她本来就白皙的脸庞更是一片苍白,绵软香躯更是颤抖的厉害。

  “牛头马面?”齐宁诧异道:“三娘,你说.....你说佛堂出现了牛头?”

  “那.....那不会是真的牛头。”顾清菡道:“但那人一身麻衣,脑袋就是牛头,我后来想了想,那.....那应该是戴着头套,故意不让人看清楚他面孔,但.....但当时我并不清楚,只以为地府的勾魂使者真的出现,所以.......!”捂住了香唇,娇躯瑟瑟发抖。

  “三娘,你看到他,然后发生什么?”

  顾清菡竭力让自己平复情绪,才轻声道:“我当时吓得后退几步,也不敢留下,转身就想离开,可是.....可是只走了两步,就被一道身影拦住,那天晚上和今夜一样,也有月光,我瞧了一眼,差点.....差点叫起来。”

  “是谁拦着你?”

  “是马面。”顾清菡颤声道:“那人也是一身灰麻衣服,脑袋就如同地府马面的塑像一模一样,我还没叫出声来,那.....那马面就冲上来,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将我抓进到佛堂之中。”

  齐宁皱起眉头,脑中却浮现出当时的情景。

  幽静的锦衣侯府,诡异的佛堂之中,太夫人跪在佛像之前,边上却站着牛头马面,莫说顾清菡一个柔弱女子,就算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丁,身处那种情景,只怕也是魂飞魄散,手掌不自禁在顾清菡腰肢轻拍了两下,以示安慰。

  “太夫人明明知道是我,却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顾清菡低声道:“那老仆看到牛头和马面,也是吓得魂不附体,根本说不出话来。太夫人就问那老仆为何会违背她的吩咐,要在府里提及.....提及你娘,她.....她当时说话有些难听......!”

  “难听?”齐宁低声问道:“是否说我娘是贱人?”

  “啊?”顾清菡一愣,随即苦笑道:“不错,原来这你也知道。她.....她说那老仆不该提起你娘,你娘不是.....不是好东西,还说老仆既然不听话,就.....就该付出代价......!”

  “他们将那老仆如何了?”齐宁心知不妙,低声追问道。

  顾清菡颤声道:“牛头.....牛头拿出一颗药丸,让.....让老仆吞下,那.....那老仆不敢抗拒,我以为....以为那是致人死命的毒药,就.....就向太夫人请求,可是太夫人根本不搭理我,那老仆吞下药丸后,却并没有死去,只是过了片刻,自己掐着喉咙,竟然......竟然说不出话来。”

  “难道那不是要人性命的毒药?”

  “不是。”顾清菡道:“是.....是哑药,是.....是让人说不出话来的哑药。”

  齐宁皱眉道:“那老太婆只是让他不能说话?”

  “我.....我一开始也以为如此,可是......!”顾清菡忽地闭上眼睛,似乎受到极大的惊吓,声音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不.....我不说了,我不想......!”

  她声音骤大,齐宁倒是吃了一惊,还真担心被人听见,知道顾清菡这般平日里精明能干的少妇人,此时却如此失态,必然是想到了极为可怖的事情,这时候腾手还来不及,猛地往前一凑,吻住了顾清菡的粉唇,阻止她出声。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