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七九零章 佛堂惨案

第七九零章 佛堂惨案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109更新时间:2017-11-20 02:50:30
  柔软的唇瓣温润有加,顾清菡被吻住香唇一刹那,漂亮的眼睛陡然睁大,一时不知所措,但很快便条件反射般推向齐宁胸口,想要将他推开。

  齐宁只觉得这美少妇的嘴唇又软又香,本来是想阻止顾清菡的声音被人听见,但此刻却不忍舍弃,不自禁轻轻咬了一下那香软的嘴唇,顾清菡又羞又恼,本来柔弱的香躯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力,猛地抬起脚,顶在齐宁胸口,将他狠狠踹开。

  齐宁若是用上气力,便再有十个顾清菡也无法动弹他分毫,但知道顾清菡恼火,也没有用力,任由顾清菡踹开,却迅速用手抓住了顾清菡的脚腕子。

  夏日炎炎,顾清菡玉足自然没有穿袜子,纤纤玉笋般,轮廓精致,却又粉嫩嫩饱满圆润,脚趾甲涂着凤汁,红白相映,艳美性感,红尖微露,楚楚销魂。

  顾清菡低声斥道:“放手,你干什么?”

  齐宁低声道:“三娘,你声音太大,我也是没有法子,你不踹我,我就放手。”

  顾清菡这才意识到齐宁或许真不是有意冒犯,想到自己刚刚确实有些失态,倒也不能全怪齐宁,一咬嘴唇,面容娇媚,轻声道:“那.....那你先放开,我不踹你。”她虽然是踹开齐宁,但那也只是一个女人被冒犯之时作出的自然反应,此时兀自感到嘴唇发热,似乎是齐宁留下来的温度,心中却泛起一丝涟漪,本来因为佛堂之事而生出的惊恐,此时却已经减轻了几分。

  齐宁有些不舍,心想这美少妇身上似乎每一处都能让人流留忘返,但这时候正事要紧,也不好厚着脸皮抓她玉足不放,依依不舍放开,顾清菡立刻收了回去。

  屋内一时寂静下来,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就匪夷所思,如今两人还躺在一张床上,顾清菡总觉得有些不妥,这时候齐宁已经低声问道:“三娘,那老仆服了哑药,后来又如何?”

  齐宁还真担心顾清菡将自己赶下床去,所以及时询问,引开顾清菡注意力。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那老仆口不能言,我本以为会就此罢休,可是.....可是那牛头却上前去,拿出一把匕首,硬是......硬是将那老仆的舌头割了下来......!”说到这里,双手蒙住面庞,声音颤动:“老仆当时就昏死过去,随后.....那马面从身上取了一只瓶子出来,从那瓶子里倒了几滴药水在昏死的老仆身上......!”说到这里,顾清菡竟是忽地伸出手,主动抓住了齐宁一只手臂。

  齐宁知道她此时的心情,她既不想与自己靠的太近,可是一想到当初的景象,却又心存恐惧,只想寻得依靠。

  齐宁握住顾清菡玉手,劝慰道:“好三娘,不要怕,我在这里。”

  顾清菡让自己心情平复一下,才继续道:“那老仆被滴上药水之后,身上就冒起烟尘,我看他虽然昏死,但身体却还在抽动,然后.....然后他身上的皮肉就在我面前一点点消失,没过.....没过多长时间,只留下穿过的衣衫,整个人变成了一摊血水......!”

  齐宁心中骇然。

  他倒也明白,那药水自然是一种特殊的药材,能够让人尸骨无存,这种药物在江湖上应该不少见,但在深宅大院的侯府之中也有此等药物,却是让人吃惊。

  更让齐宁骇然的是,这齐家太夫人竟然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只因为老仆提及柳素衣几句,这老太婆竟然用此种残忍的手段将其残杀,而且还是在佛堂之内,那老太婆每日里吃斋念佛,但心地哪有半分的仁慈。

  堂堂锦衣侯府的佛堂之中,竟然发生如此残杀事件,若非顾清菡亲口说出,齐宁实在难以想象。

  他心里很清楚,太夫人残杀老仆,倒并非是对那老仆有多大的恨意,无非是将对柳素衣的怨恨转嫁到了那老仆的身上。

  齐宁之前就觉得太夫人对柳素衣深有恨意,如今顾清菡说出这桩骇人听闻的往事,齐宁便知道自己甚至低估了太夫人对柳素衣的恨意,他很难想象,到底是何等的怨恨,会让太夫人因为比人体及到柳素衣就会下此狠手。

  如果太夫人当真无法接受柳素衣,那么当年齐景迎娶柳素衣的时候,太夫人就会全力阻拦。

  柳素衣虽然出身官宦之家,但家族却也只是寻常小吏,根本无法企及当时如日中天的锦衣齐家,所以这门亲事绝非是因为政治原因而存在,既然如此,太夫人如果当时全力反对,这门亲事就不可能成功。

  由此只能证明,太夫人对柳素衣的怨恨,是柳素衣嫁入齐家之后。

  从那老仆的口中,可以得知柳素衣在侯府待人处事十分和善,并非一个刁钻之人,就算平时有些事情处理不当,也不可能招致太夫人如此刻骨铭心的仇怨,那么柳素衣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竟导致太夫人至今为止对柳素衣的仇恨依然没有消减。

  他若有所思,顾清菡见他不说话,微微晃了晃手,轻声问道:“宁儿,你.....在想什么?”

  “三娘,照这样说,太夫人对我娘确实心存怨恨。”齐宁皱眉道:“可我娘是侯爵夫人,是她的媳妇,她为何会对自己家媳妇如此仇恨?”

  “我不知道。”顾清菡苦笑道:“这些年来,我心中和你一样,也是闹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犹豫一下,才道:“外面的人只晓得你娘是因为难产去世,但你娘是侯爵夫人,难产过世,总该风风光光厚葬才是,但京城的人当年却并未见到锦衣侯府为你娘操办丧事。”

  齐宁皱眉道:“也就是说,我娘.....我娘当年生下我之后,就消失不见?”

  “是否如此,我也不清楚。”顾清菡轻叹道:“没有人敢提及这件事情。那天晚上太夫人令人处死了那名老仆,牛头马面清理干净现场,立刻就消失不见。我.....我当时还想着既然我看到了那一切,他们.....他们会不会也杀了我。”

  齐宁冷笑一声,也没说话,顾清菡继续道:“隔了好一阵子,太夫人才对我说,从次日开始,侯府都交给我来打理,除非有重大的事情,否则不必去打扰她。我当时心里害怕的紧,也....也不敢多说,她既然那般吩咐,我.....我就按照她吩咐的去做就是。”

  齐宁心中暗叹,心想这倒不能怪顾清菡软弱,便算当时换做一个男人看到那一幕,恐怕也不敢对太夫人的吩咐有丝毫违逆。

  “那时候我嫁到齐家不过半年,一开始太夫人并没有提及让我管理侯府,那半年一直都是琼姨娘在打理,她见半年都没有让她交权,想必以为会一直执掌下去,等次日太夫人传出吩咐,她......她心里自然是对我恨之入骨。”顾清菡冷哼一声:“她交权之时,处处刁难,费了我好些功夫才将侯府的管理权接收过来,这些年来,她总是找机会刁难,我也懒得与她计较。”

  “三娘是天上的凤凰,那女人是地上的麻雀,麻雀叫的再凶,凤凰又岂会在意?”齐宁故意调节气氛。

  顾清菡白了齐宁一眼,但方才惊惧的情绪还是缓解了一些。

  “三娘,其实我一直在想,当时齐玉与我争夺继承权,齐家那帮人也跟在他后面拥护他,如果老太婆不同意,他们岂敢如此?”齐宁皱眉道:“为何老太婆不出面阻止?是否因为我娘的缘故,老太婆对我也是心存怨恨?”

  “那件事情你也不能完全责怪太夫人。”顾清菡柔声道:“若是太夫人一心想让齐玉继承爵位,她只要出来说句话,就是连我也不好帮你的。当时她不见任何人,也不说一句话,似乎任由你们自己去争夺.......!”说到这里,不由蹙眉道:“侯爵继承权何其重要,我一直闹不清楚太夫人为何对此却不发一言。”

  齐宁想了一想,才道:“三娘,如果我娘在生下我之后就离开,那么后来是谁将我带大?你是隔了好些年才嫁入齐家,来的时候我年纪只怕已经不小了。”

  “我十七岁到你们齐家,那已经是九年前了。”顾清菡叹道:“那时候你才十岁左右,半大的孩子,平时也不说话,就连府里一些心术不正......!”说到这里,欲言又止,终是轻声道:“罢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齐宁心想顾清菡九年前嫁到锦衣侯府,如今却已经二十六七岁年纪,正是女人一生中最艳美的时候,他知道顾清菡嫁到齐家没多久,齐家三爷就领着黑鳞营中了血兰军的伏击,战死疆场,这么多年下来,这个女人却也是一直忍受着寂寞撑了下来。

  现在想想,倒也不能说太夫人没有做一点好事,如果不是太夫人胁迫顾清菡留在齐家,以顾清菡的容貌和能耐,恐怕早就改嫁他人,自己倒无法与顾清菡产生纠葛,这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顾清菡留守锦衣侯府,似乎就是等着自己王者来临。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