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六二四章 雨中金兰

第六二四章 雨中金兰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387更新时间:2017-06-30 01:21:51
  楼文师和几名手下都是变了颜色,互相瞧了瞧,楼文师眼眸中微显激动之色问道:“你说帮主还活着?”

  “楼长老,我劝你还是好好检查一下这封信里面说的是真是假。”齐宁道:“朝廷想削弱八帮十六派的实力,这确实不假,可是朝廷从无想过要害了向帮主,至少我本人从无此念。”

  楼文师身后一人道:“若不是你所为,白虎长老为何会在信中说得如此清楚?据我们所知,神侯府率领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就要攻破黑石殿之时,是你突然出现,让八帮十六派功亏一篑,黑莲教因此而苟延残喘,这总不会有假?”

  “确实如此!”

  “如此说来,你承认自己与黑莲教有勾结,在他们危难时候,救了他们?”

  齐宁道:“那你可知道,当时黑莲教手中已经抓了几十名人质,其中有数位八帮十六派的宗主,一旦强攻,玉石俱焚,那些人质全都活不成。你可还知道,黑莲教的毒使秋千易进京请罪,解释其中的误会?”扫了几人一眼,淡淡道:“若是你们丐帮的兄弟成为人质,你们是否想看他们死在里面?”

  楼文师若有所思,微一沉吟,又问道:“据我们所知,从千雾岭撤走之后,帮主和你一同离开,这有许多人可以作证,此后帮主就为人所害,你在这中间,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齐宁也不多言,径自向楼文师走过来,楼文师皱起眉头,却并无动手的意思,齐宁走到他面前,道:“你不是想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吗?你和我上岸,我证明给你看就好。”

  楼文师一怔,边上立刻有人道:“长老,小心有诈。”

  齐宁道:“堂堂丐帮青龙长老,难道还担心败在我的手里?”指了指躺在船板上兀自昏睡的赤丹媚道:“这是我的鹏宇,她留在这里,你们也不必担心我玩什么花样。”竟不多言,从几人中间挤过去,径自走到舱口,回头道:“楼长老,其他三人留在这里,你一个人过来,我给你答案。”掀起帘子出了去。

  楼文师转身便要跟上,身后有人道:“长老......!”

  楼文师冷笑道:“他说的没错,他既然敢出去,难道我还不敢跟上?你们在这里等着。”再不多言,也出了船舱。

  三名乞丐面面相觑,想要跟上,但楼文师有吩咐,也不敢违抗,只能在船舱中坐下等候,想到赤丹媚是齐宁同伴,却是看死了赤丹媚,一名乞丐向那船夫老汉问道:“这女人是他什么人?”

  老汉虽然见多识广,却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江湖第一帮的丐帮弟子与楚国锦衣候在这船舱内针锋相对,差点生死相搏,此时还惊魂未定,摇头道:“不.....不知道,是.....是那.....那位侯爷带来的。”

  几名乞丐也知道区区一名船夫不可能知道真相,只能作罢。

  三人等了小片刻,一人有些耐不住,过去打开舱帘向外望去,风雨依旧,齐宁和楼文师显然都已经上岸,雨幕之中,看不清楚人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正自奇怪,忽地瞧见雨幕之中出现两道人影,两人来得好快,转眼间到得岸边,跳上船头,前面一人是楼文师,齐宁跟在后面,楼文师进了船舱,立刻道:“都过来,赶紧向小侯爷道歉,咱们都错了。”

  三人更是诧异,心想怎地这片刻之间,楼文师就变了态度,此刻齐宁已经进了船舱来,楼文师上前拱手道:“小侯爷,是我太过鲁莽,你千万别见怪。”

  齐宁含笑道:“青龙长老嫉恶如仇,恩怨分明,那是真正的好汉子。先前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出手相助我的朋友,侠义心肠,我心里是好生感激的。”

  楼文师笑道:“帮主说的没错,我这人性情鲁莽,看不顺眼的事情,总是冲动,说什么也要管一管。”拉着齐宁手臂坐下,笑道:“小侯爷,帮主安然无恙,那可比什么都好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是否可以看看他老人家?”

  其实向百影比楼文师也大不了多少,但楼文师说到向百影,语气之中满是敬畏,显得异常的恭敬。

  齐宁摇头道:“我知道楼长老的心情,但向帮主眼下正在休养之中,一时半会武功还不能恢复。楼长老也清楚,丐帮是天下第一帮,对丐帮有觊觎之心的人不在少数,所以......!”

  “明白,明白!”楼文师立刻点头道:“小侯爷考虑周到。”

  楼文师三名部下都是一头雾水,心想齐宁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楼文师如此轻易相信,他们跟随楼文师多年,心里很清楚,楼文师性情耿直,这是他的缺陷,但统御一方,楼文师自然也是有着过人之处,那也绝非善于之辈,能让楼文师短短时间改变态度,绝非易事。

  “还愣着做什么?”楼文师瞥了三人一眼,“公孙剑,将我带来的酒拿出来,帮主安然无恙,实在是大喜之事,我定要好好敬小侯爷几杯。”向齐宁介绍道:“小侯爷,此番襄阳青木大会,乃是我丐帮头等大事,丐帮二十八宿分舵俱都会派人前往参加大会。他们三个是亢金龙、房日兔、心月狐三大分舵的舵主,公孙剑、郑泉和毛狐儿,其他几处分舵也都各自前往襄阳。”

  三人见到楼文师对齐宁十分客气,这时候到不敢失了礼数,都是向齐宁拱手行礼,齐宁立刻起身来,也向三人拱手还礼,三人见到齐宁堂堂锦衣候,却能够立时起身还礼,没有丝毫的贵族架子,心下都是生出好感。

  公孙剑从包裹里取了一只酒袋子递给楼文师,楼文师显然是随意惯了,接过酒袋,仰首灌了一口,叫了一声“好酒”,将袋子递过去给齐宁,忽地想到什么,有些尴尬,忙道:“快取干净的碗来。”忽地想到自己对着袋口饮酒,就算将酒水倒入碗中,也很不合适,有些发窘,不想齐宁已经伸手接过酒袋子,二话不说,仰首也灌了一口,楼文师先是一怔,随即拍手笑道:“小侯爷果然豪气干云,也难怪帮主他老人家对你另眼相看。我们这些叫花子,走在大街上,连常人也是唯恐避之不及,小侯爷竟是不嫌弃叫花子肮脏,哈哈哈,要是按照叫花子以前的脾气,说什么也要拉了拜把子!”

  齐宁笑道:“拜把子?”

  楼文师忙摆手笑道:“说笑说笑,侯爷千金之躯,楼某只是流落江湖的一名乞丐,就算有这个心,那也......!”

  齐宁心想丐帮只是错综复杂,形势随时都会风云突变,楼文师乃丐帮四大长老之一,若是能够与他搞好关系,那绝对是一大裨益,而且这楼文师性情通达,侠义心肠,倒是齐宁十分欣赏的江湖侠客脾气,笑道:“楼长老,你若是不嫌我年纪比你小,咱们现在拜了把子如何?”

  楼文师一怔,他虽然是丐帮长老,在江湖上地位不低,但齐宁却是楚国锦衣候,锦衣候名动天下,是楚国一等一的贵族,两人地位可说颇为悬殊,他只以为齐宁说笑,可是齐宁一脸郑重,倒并非是开玩笑。

  “小侯爷,你......!”

  齐宁却是拉了楼文师的手臂,径自出舱,此时雨势却已经小了不少,齐宁笑道:“今日大雨瓢泼,你我二人也不需繁琐,立于天地之间,以天地为凭证,结为兄弟如何?”

  楼文师本就是个极为洒脱之人,虽然诧异于齐宁的行为,但一时血气上涌,哈哈笑道:“痛快,痛快,小侯爷,原来你也是个洒脱不羁之人,好得很,与我的性子合得来,好,咱们就在这大雨之中,结为兄弟。”

  两人当即在甲板跪倒,向天拜了八拜,齐宁转向楼文师道:“楼大哥,你年纪虽长我不少,但以后也只能为兄长了。”

  楼文师拍了拍齐宁肩头,笑道:“齐兄弟,你骨子里满是豪迈之气,和那些当官的完全不同,哈哈,帮主的眼光,从来都不会有错。”

  公孙剑三人目瞪口呆,只觉得今日发生的事情当真是匪夷所思,片刻之前,楼文师还欲取齐宁性命为向百影报仇雪恨,可是转眼之间,两人却是结为金兰兄弟,这两人外貌看上去相差二十来岁,两代人却结为兄弟,真是古怪得紧。

  只是他们行走江湖,见多识广,江湖中人性情相投,一时心血来潮,烧黄纸拜把子的事情也是稀松平常,楼文师和齐宁拜把子倒也不是太让人惊诧。

  回到舱内,两人都是颇为欢喜,楼文师见到赤丹媚兀自没有醒来,轻声道:“齐兄弟,这位姑娘是什么人?伤的可是不轻,出手伤她的是为重掌力高手,横练功夫少说也有三十年的火候,东齐境内,此等外门高手,并不多见。”

  齐宁犹豫一下,才道:“本来不该隐瞒楼大哥,不过她的身份特殊,等到日后再向大哥解释。”

  楼文师知道齐宁为难,也不多问,从怀里取了一只小竹筒,只有拇指粗细,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道:“这颗药丸能够疏通经脉血气,你先给她服下一颗,不出意外的话,她内息恢复会大大加快,不过三四个时辰,应该能够醒过来。”

  齐宁知道楼文师此时才拿出来,这药丸必然珍贵,他既与楼文师结为兄弟,也就不矫情,更何况赤丹媚此刻伤势却是不轻,过去小心翼翼将那药丸放入赤丹媚口中,药丸入口即化,赤丹媚绵软娇躯微微动了动,喉咙里轻嗯一声,却没有睁开眼睛。

  齐宁心下微宽,这才转过来在楼文师身边坐下,轻声道:“楼大哥,此行襄阳,绝不会顺利,要多加提防白虎!”

  楼文师皱起眉头,低声问道:“齐兄弟,你说帮主还活着,我深信不疑,只是帮主究竟是被谁所伤?帮主既然没有死,白虎为何会给我写这封信,他到底意欲何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