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六零二章 喇嘛

第六零二章 喇嘛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170更新时间:2017-06-01 02:18:51
  赤丹媚形迹可疑,但齐宁却想不通其中缘由,只是他心里很清楚,若是自己一时冲动,当真答应了赤丹媚,那可就是后患无穷。

  他初到东齐,对东齐国内的事务了解的十分有限,对他而言,最紧要的是完成小皇帝交代的使命,然后带着使团安全返回楚国,至若其他事情,若非万不得己,决不可轻易卷入进去。

  次日一早,太子那边已经是整点了兵马,前面有斥候探马,大队人马则是护卫着太子段韶,使团也是收拾妥当,随同太子的队伍一同向鲁王城前行。

  司徒明月在半道中,却突然离去,却是受了太子的吩咐,暂且去往徐州城,安顿其后事务。

  泰山王造反,虽然很快就被平息,但毕竟会产生不小的影响,而且泰山王和徐州刺史方兴斋双双毙命,徐州群龙无首,太子分派司徒明月暂且坐镇徐州,也是以防另有变故,至若孟焦周一行人,一直被关押拘禁,平灭泰山王之乱后,孟焦周的手下随从俱被潜回,孟焦周则是被作为泰山王的同党,押赴京城。

  孟焦周本以为攀上泰山王这棵大树,前途似锦,万没有想到泰山王却突然叛乱,知道后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

  如此行了数日,到得鲁王城,尚未进城,早有官员得到了消息,出城来迎。

  从徐州出发之后,齐宁一行人虽然得到十分妥善的照顾,但与太子言谈却少了许多,太子似乎有意拉开了一些距离。

  鲁王城座落在青州临淄,东齐虽然自立为国,但毕竟国小人稀,远不能与其他两国相提并论,便是京都鲁城,气势与规模较之楚国的建邺京城,那也是相去甚远,甚至及不上成都府城。

  不过进城之后,城内倒是车水马龙,街道上人来人往,商铺林立,十分热闹。

  齐宁心知泰山王谋反的消息,应该已经被封锁,并无对外张扬,否则鲁城也不会如此的昌平。

  太子过来与齐宁说了一番,无非是让齐宁带领使团暂且休息,他会尽快让东齐国君召见,又分派了官员将楚国使团带去驿馆,接待使团的官员乃是东齐的礼部尚书陶乾,此人年过半百,但精神倒还健烁,出城迎接太子的官员之中,便是以这位陶尚书为首。

  齐宁心知东齐京都这边定然是得到楚国使团前来的消息,所以特意派出了礼部的人。

  陶乾看上去为人和善,言谈举止也是十分客气,亲自带着使团到了驿馆,到得驿馆前,尚未进去,却瞧见一群人从驿馆之中出来,当先一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年纪,锦衣玉带,相貌倒也周正,身后随着十来人,俱都是佩带兵刃,其中两人最是显眼,一人全身水蓝色的服饰,头上缠着一根水蓝色的带子,三十出头年纪,另一人却是一身火红色的服饰,身材高大,满脸胡须,头上也扎了一根红色的带子,倒有五十岁上下年纪,这两人衣衫特别,一左一右跟在那年轻人身后,十分显眼。

  这群人出门之后,瞧见楚欢带来的使团,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眼中显出寒意,停下脚步,冷冷盯着齐宁这边,齐宁正自奇怪,却见到陶乾已经上前去拱手道:“风皇子,这是要出门吗?”

  齐宁听的清楚,暗想原来这是一位皇子,但立刻想到,东齐只有三位皇子,临淄王和泰山王已死,只剩下太子段韶,并无什么风皇子,这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皇子?

  那风皇子却对陶乾爱理不理,背负双手走向齐宁这边,他扫了一眼,见到齐宁衣饰与别人不同,冲着齐宁问道:“你是楚国的使臣?”

  齐宁心下纳闷,但还是拱手笑道:“正是楚国使臣齐宁,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风皇子冷冷一笑,道:“本皇子是北堂风,你可听过我的名字?”

  齐宁吃了一惊,“北堂”是北汉国姓,他正奇怪这位风皇子是何方神圣,听他自报家门,才知道此人竟然是北汉皇子。

  南楚与北汉水火不容,齐宁对北汉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见这北堂风言词颇为傲慢无礼,淡淡笑道:“原来是北堂皇子。”心想这北汉皇子怎地会出现在东齐?

  陶乾此时已经上前来解释道:“锦衣候,风皇子也是前日刚刚抵达京都,亦是率领使团前来,以修两国之好。”向北堂风道:“风皇子,这是楚国锦衣候,率领使团前来。”

  “锦衣候?”北堂风冷笑道:“原来你是齐家的人。”

  齐宁笑道:“想不到齐家的名声如此响亮,远在北国的风皇子竟然也是听过,这倒是荣幸之至。”

  齐峰等人则是脸色冰冷,手按佩刀刀柄,死死盯着北堂风。

  锦衣齐家镇守前线,与北汉人在战场上交战多年,北汉人对齐家固然是深恶痛绝,而齐峰等人对北汉也是恨之入骨。

  北堂风眼珠子一转,笑道:“本皇子知道你们此来东齐的目的,不过我奉劝你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有本皇子在此,岂能让你们得逞?还是早些滚回南楚的好,免得到时候自取其辱。”

  齐宁笑道:“风皇子如此自信,还真是让本侯有些害怕。还有什么吓人的事情,风皇子不如一次说出来,让我吓得魂飞魄散才好。”

  北堂风自然听出齐宁是嘲讽之言,冷笑一声,便在此时,却听得脚步声响,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到五六名身着红袍之人正匆匆走来,这几人衣着奇特,头上戴着古怪的帽子,尖顶带穗,有两条长带垂于两肩,齐宁只看了一眼,微微变色,一眼便认出,这几人的装扮,竟是藏传佛教的喇嘛。

  头上那奇特的帽子,被称为班霞,是藏教喇嘛的僧帽,若说齐宁瞧见北堂风一行人还有些惊讶,看到这几名喇嘛,便是大为震惊。

  这是一个平行的时空世界,与齐宁所熟知的时空并不相同,所以许多事务在这个世界是否存在,他也是难以确定,此时看到这几名喇嘛,还真是大为吃惊,心想这个时代果然存在藏传佛教,可是这些喇嘛应该是在青藏修行,青藏距离东齐山高路远,可说是万里迢迢,齐宁在楚国都不曾瞧见有喇嘛的出现,万想不到在东齐竟然见到。

  这群喇嘛脚步匆匆,看他们的队形,却是数人护着中间一人,中间那人手中抱着一只包裹,低着头,显得异常谨慎。

  几名喇嘛也不理会边上发生的事情,径自向驿馆过去,北堂风盯着几名喇嘛,忽然叫道:“等一下!”

  那几名喇嘛却似乎没听见,脚步不停,北堂风沉声道:“拦住他们!”

  却见到他身边那蓝衣人身形一闪,宛若猿猴一般,身法敏捷,几个起落,已经落在喇嘛身前,挡住了去路,那几名喇嘛被人拦住,都有些吃惊,停下脚步,更是将中间那人紧紧护住,当先两人则是摆开架势,小心戒备。

  陶乾见状,急忙叫道:“不要伤了和气,都是我大齐的贵客。”

  北堂风却是丢下齐宁,快步走过去,向那群喇嘛问道:“那包裹里是什么东西?鬼鬼祟祟,想做什么?”

  几名喇嘛看向北堂风,都显出怒色,中间那人沉声道:“与你们无关,不要挡路!”他说话声音有些生硬,但好歹也能让人听明白意思。

  “你们也住在驿馆里,带了东西过来,谁能保证里面不是毒药?”北堂风傲然道:“你们这些番邦和尚,行事鬼祟,要是拿了毒药进驿馆害人,又怎能与我们无关?打开包裹,让本皇子瞧瞧是什么,否则不得进入驿馆。”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这北汉人还真是狂妄得很,什么人都去招惹,不过这事情与他无关,他也不掺和,落的看热闹。

  陶乾却是赔笑道:“风皇子,这几位大师并无恶意,我保证他们的包裹里并非毒药,他们明日就会启程回国,只在这边住一晚,绝不会有事。”

  北堂风显然没有将陶乾放在眼里,冷笑道:“你保证?真要出了事情,你能保证什么?本皇子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别人的嘴巴?本皇子给你面子,你让他们打开包裹,否则就离开这里,睡在大街上也不干本皇子的事。”

  中间那喇嘛神色恼怒,道:“欺人.....欺人太甚,就是不打开,要打......也不怕你们......!”

  北堂风笑道:“你想打架?好得很,来人啊,将他手里的包裹拿下来,本皇子倒要看看,几个番邦和尚,能有什么本事。”

  他一声令下,手底下十几名随从立时冲过去,那红衣人微皱眉头,道:“殿下,咱们还是不要惹事,这里毕竟是东齐,我们......!”

  北堂风脸色一沉,冷笑道:“火神君,究竟谁是主子?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那红衣人立时单膝跪到,道:“属下不敢,是属下失言,请殿下责罚!”

  齐宁听到“火神君”三字,心下一凛,暗想原来此人竟然就是火神君,他知道北汉九天楼与南楚神侯府乃是天下最强的两个暗黑衙门,九天楼有五行神君,木神君当初就是死在自己手中,自己的六合神功,也正是从木神君手中得到,此时便知道,这红衣人却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若是没有猜错,那蓝衣人显然也是五行神君中的一位。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