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六章 旧账

第四五六章 旧账

小说:锦衣春秋作者:沙漠分类:历史字数:3194更新时间:2017-02-28 02:21:31
  齐宁道:“鬼使的武功确实让人钦佩,你的易容术也让人赞叹,只是以鬼使一人之力,能够让黑莲教度过此番大劫?”

  鬼使淡淡道:“无非是同归于尽而已。  ”

  “可是鬼使如果愿意谈判,这黑石殿内,还是有许多人可以活下去。”齐宁肃然道:“鬼使总不想看到此番黑莲教真的全军覆灭吧?”

  鬼使笑道:“你说你是前来谈判,为何还要鬼鬼祟祟来这里救人?救了这些人,可以让他们与你一起杀出一条血路,这自然便是你的打算。”

  齐宁叹道:“鬼使,恕我直言,如果换做是你,又该如何?生死谈判,只是迫不得已的最后选择,如果有机会不用妥协,而且能够立下大功,谁又能拒绝?我确实是被他们派来谈判,可是如果我真的可以不通过谈判,救出这些人质,和他们杀出去,自然是立下大功,到时候.......!”却并无继续说下去。

  鬼使冷笑道:“本使明白了,你想在八帮十六派面前大出风头,从此名动江湖?”

  “不错。”齐宁道:“现在看来,我是自不量力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调气,此时感觉丹田的内力雄浑,所受鬼使那一掌的伤势似乎已经是荡然无存。

  若不是鬼使的武功诡异,颇为了得,齐宁早已经趁势出手,将他控制,但他既知鬼使并非泛泛之辈,倒也不敢轻易出手,耐着性子坐等时机。

  鬼使若有所思,齐宁瞧了那边的罗战一眼,只见罗战似乎也正在不动声色地调运气息。

  “你说得倒也是人之常情,胆子也确实不小。”鬼使若有所思,背负双手,微微向齐宁靠近,齐宁正自欢喜,猛地见得身影一闪,鬼使竟已经是再次如同鬼魅般欺身过来,速度快极。

  齐宁心下一凛,便要出手,他本想出其不意打鬼使一个措手不及,孰知这阴气森森的鬼使竟然已经率先出手,齐宁手臂刚刚抬起,便觉得肩头一麻,随即身上数出位都被点上,一时间内力被堵,身体竟然已经不能动弹。

  鬼使阴阴笑道:“小兄弟,你还真是狡猾得很,不动声色在调息内力,只是想在我面前耍花样,还是太嫩了一些。”

  齐宁虽然身体不能动弹,口中却还能言:“鬼使,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脸上的气色逐渐恢复,岂能瞒我?”鬼使嘿嘿一笑,“怎么,想要找机会下手偷袭本使?”

  齐宁心思被鬼使一语道破,心下颇有些惊骇,暗想黑莲圣使果然了得,便在此时,却听到脚步声响,有人破门而入,只见到数名黑莲教众冲入进来,瞧见眼前景象,都是一怔,鬼使已经淡淡道:“守好此处!”

  那几名教众俱都是向鬼使行礼,齐宁随即感觉背后一紧,竟是被鬼使从背后提起来,整个人已经轻飘飘地掠起,却是鬼使提着他向门外而去。

  齐宁不知鬼使究竟想要做什么,感觉风声呼呼,鬼使即使提着一人在手,也是速度极快,过了小片刻,感觉身体一沉,竟已经被鬼使丢在地上,随即听到一个声音道:“洛无影,这是什么人?”

  齐宁感觉四周颇有些明亮,鼻中闻到颇为浓郁的燃油味道,随即感觉鬼使手指点在自己身上几处道,血气瞬间通畅,道已经是被解开。

  他身体有些发麻,却还是勉强站起身来,四下里瞧了瞧,只见自己身处一处极为空阔的大厅之内,大厅都是以巨石砌成,竖着几根方形石柱,每根石柱上面都有专门的火笼,里面正燃着火焰,七八根石柱散发出来的火光,将大厅照的异常明亮。

  大厅东边,有一处拾级而上的石台,台子上面有一张黑色的大石椅,上面铺着一张黑色的兽皮,石椅后方一面大墙上,雕刻着一朵绽放的黑色莲花,雕工异常的精巧,那黑色莲花在火光之下,泛着乌黑光芒。

  殿内黑压压的满是人,火光之下,更是寒光闪烁,在场少说也有六七十名黑莲教众,齐宁一站起身,六七十人上百只眼睛全都盯在他的身上。

  “老毒物,你没有想到,圣殿固若金汤,还能有老鼠溜进来吧?”鬼使嘿嘿笑道:“此人声称是前来谈判,想要救我们活命,嘿嘿,老毒物,你信是不信?”

  齐宁立刻扭头,便瞧见在自己身侧,站着一人,肤色蜡黄,宛若在脸上涂了一层黄油,脸庞瘦削,眼眶深陷,颌下一绺白续,那双深邃且阴鸷的眼睛正盯在自己身上,不是九溪毒王秋千易又是谁。

  四周黑压压一片人,形成一个圈子,将齐宁围在中间,就像一群饿狼盯着一只小绵羊。

  齐宁暗暗叫苦,秋千易打量齐宁两眼,蜡黄脸上露出古怪笑容,阴阴-道:“原来是你!”

  齐宁深吸一口气,忽地拱起手,向秋千易笑道:“毒王,许久不见,一向可好?你老人家看起来是越加的精神了。”

  秋千易并不理他,看向鬼使,含笑问道:“洛无影,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鬼使洛无影略有一丝诧异道:“老毒物,难道你认得他?”

  “当然认得,老夫便算忘记所有人,但此人还是记得的。”秋千易往前踏出一步,“堂堂大楚锦衣候,老夫如何能不认得。”

  此言一出,四周所有人都是一震,洛无影也是吃惊道:“他是......他是锦衣齐家的人?”

  秋千易冷笑道:“不错,齐景死了,此人是齐景的嫡长子,承袭了爵位,如今在楚国可算是个红人。”

  洛无影立刻笑道:“本以为溜进来的是只老鼠,想不到竟然还是一位侯爷,锦衣候,本使方才多有得罪,你大人有大量,可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他虽然口称侯爷,但眼中却宛若是看着一块大肥肉。

  齐宁却是整理了一下衣衫,笑道:“无妨,不知者不罪。”

  洛无影只是含笑不说话,齐宁却已经四下里瞅了瞅,问道:“据本侯所知,黑莲教有太阴玄阳四圣使,毒使和鬼使我是见识到了,不知其他几位可在此处?是了,黑莲教主不知在何处,本侯想要见一见。”

  秋千易目光冷厉,道:“教主岂是你想见就见?”

  齐宁“哦”了一声,皱眉道:“教主见不到,那太阴玄阳也不能见到?本侯可是前来谈判,要和能做主的人说话。”

  洛无影这才笑道:“老毒物,小侯爷说,八帮十六派让他前来与咱们谈判,只要将你交出去,然后放了人质,咱们黑莲教或许可以免过一场大难。”

  “嘿嘿......!”秋千易阴冷一笑:“老夫的性命不足道哉,若是能为圣教献身,义不容辞,可是黑莲教从来只有战死之人,并无屈膝之辈。”盯着齐宁,道:“小侯爷,咱们还有旧账没有算清,老夫还在遗憾,只以为这笔旧账要留到来生再算,想不到你却自投罗网,嘿嘿,老夫这笔旧账算清,此生再无憾事。”

  九溪毒王纵横巴蜀,可说是威风至极,他乃是毒中之王,谁都不敢轻易靠近他,更不必说得罪他,他也算来是傲慢非常,可是前番被齐宁神功吸取内力,差点死在齐宁手中,那可是多年以来从未吃过的大亏,心里一直是耿耿于怀,此时见到齐宁竟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自然是要一雪前耻。

  齐宁叹了口气,道:“毒王,我只以为你纵横巴蜀,名动天下,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想不到你因私废公,目光短浅,实在是让我大大失望。罢了,反正只有本侯一人在此,你们黑莲教上百人在这里,本侯死在你们手里,也不算无能。”

  洛无影嘿嘿笑道:“老毒物,这小侯爷想要用激将之法,有些意思。”

  九溪毒王也是笑道:“小侯爷多虑了,我们虽然人多,但却不像神侯府和八帮十六派那些无耻之辈,不会以多欺少。你和老夫的恩怨,便有你我两人来解决。”

  “毒王,你一心想着自己的恩怨,就不想让这些黑莲教众都活下去?”齐宁摇了摇头:“满足一人之欲,不顾部下的身家性命,就算你是毒中之王,却也让人佩服不起来。”

  秋千易冷笑道:“你也不必在这里挑拨离间,黑莲教上下一心,此战之前,也都做好了与圣殿共存亡的打算,绝不会屈膝求生。”

  “我知道你们都是不怕死。”齐宁叹道:“可是他们的家人呢?这里有上百号人,总不会都是孤家寡人吧?谁都有父母妻儿,你们死在这里倒是干脆,家人谁来照顾?如果是非死不可,你们浴血一战,我倒是佩服你们的勇气,但如今你们明明有活下去的希望,却还要在此求死,岂不是糊涂?”

  四周诸人有不少脸上便显出一丝犹疑之色。

  黑莲教地处西陲,许多教众的家人其实也都在千雾岭一带生活,这些教众固然做好了殉教的准备,可是一想到家人,终究还是有些不舍。

  齐宁察言观色,知道自己所言有些效果,立时道:“你们效忠黑莲教,无非是效忠那位教主,据我所知,黑莲教主乃是五大宗师之一,神功无敌,他若在此,即使是八帮十六派,也未必能够杀死你们,但是现在,我并无瞧见那位大宗师,恕我直言,如此生死存亡时刻,黑莲教主身在何处?两大护法,还有其他圣使又在何方?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殉教于此?”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11.com 手机版网址:m.bqg11.com